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乱弹落雨时》 散文集  

2016-03-16 11:56:21|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乱弹落雨时》           散文集

致《中国作家》文教年会的一份公开信

举办96《中国作家》文学教育中心创作年会的全体同志们:
        跪拜!双膝抵地。我只是,因故,并非真的死了,肉体未亡可身心更莫灭,不过深秋催人寒,酸楚迫人泪。
        “贵单位邹志磊同志”,我的——单位在哪里呢?只是工作在一亩二分责任田上,闲余不服于自己白白学习十几年的书文,看看书写写字或者记下一些散文纪实中。您们《中国作家》们把我看得也太为重了,说什么我‘近年来在文学创作上的成绩和潜力已引起文坛和读者的注目’,就凭这一点,您们太吹嘘我了,(当然不是我一人)或者说实说假话。真是这样的吗?其实我的作品一篇(首)也未发表过,和我的妻子(邵旺、朝望)仅仅是在展览馆里结过几个“费”瓜而已。或者说露过羞面吧。更谈不上有什么力作的东西。
        我只感觉到非常的惭愧;更确切的说是心中的内疚吧!
        晴空下,秋风飒爽,不知是几分的欢笑还是几分的愁容!时值金黄的稻谷带来丰收的喜悦,三秋的农忙又催人几分的勤劳和辛酸。95《诗刊》三届的培训中,的确使我已大开了眼界,并增长了我的希望,文化知识有了一丝进展,可利息也不断的在增值,五分利息的贷款滚至如今还有一千余元钱的现金,好不吓人,忍得了一时之气,可带来了一年后之忧忧,就连妻子和我一起都受尽了不少的委屈,确实叫我不忍心,待到今天我的心头还在时时的绞痛着,不能自己,我还有什么办法呢?我只是友爱中充满着无情的恨。
        在今天这个改革开放的年代里,金钱的梦境中,我年青的村长同志竟然慷慨地说:“我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什么诗——刊,只是骗钱的一个把戏罢了”(95三届诗培学习时,我无身份证到村里会议室去找某个干部开个证明儿,正逢干部会议中)。他们总算答应给我开了一个证明书,只是忙着利用公款在做他们自己私人的生意研究,原来还是这么个会议哩。
        我只是昂首着高声在呼吁:首都报刊杂志的记者们,为什么一个人的作品能在某些征文处中开花结“费”果,而能够就在任何杂志报刊中统通的倒入了垃圾桶里(或者是同一个作品名)?!
        交费的奖证未敢拿,我还拿得动《中国作家》年会的证券吗?!
        在此,我只是遥对太阳神,大笑不止,甜甜的,是因为捧着腹笑出个泪花来,哀悼一位追诗族中的文友!

                                                                                                                              被邀文普者:邹志磊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