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乱弹落雨时》 散文集  

2016-04-09 08:59:57|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乱弹落雨时》          散文集

殡改前后简谈

                                           (一)
也说殡改
        ——兼致大冶日报1804期“话说殡改”

       香港回归后又一次洪水灾害,几乎“彻底”的闭幕了。然而,这是洪涝之前小箕铺街沿八流村去的那条机耕大路,在原来的路面上又扩宽了两米余,如今能排行两乘东风汽运车同步前进。
       目前,人们却议论纷纷,是为我市殡葬改革而增宽的义务路段。如实说来,殡车不是能畅通无阻了么?就一封殡葬协议的《公开信》以及《殡改工作实施细则》散发帖子到各村各湾户的墙上后,几乎老老少少,公办民办的人都来关照这一热门话题,宣布了6月15日为全市火化界定日,同时也为全市的一场殡改攻坚战拉开了序幕。
       这是我市起自九九年五月二十一日召开的殡葬改革动员大会,于25天以后便要履行措施了的。可畏现代化的飞速前进啊。那至于“------简办丧事,破除迷信------”之说,自从80年代的改革开放以来,谁敢说缩小了破除迷信的范围或者地域的视线了呢?不是一个个庙宇更加豪华和宽大气派起来,菩萨高大雄武了么?谁敢肯定一个个“正祠”要比毛泽东时代的更陈旧?甚至还装潢有莲花灯盏哩!和尚、道士谁个不知晓,就连小小的儿童们也会诵读得几句跪拜“求太公”的顺口调儿呢!
       我们农村的普通的土葬遗体法,的确并非一件好办法,既浪费了耕地,又浪费了木材,更浪费了金钱,但是,它毕竟在我们农村已经实行了百年千载的遗风呀 。总之,也该打破陈规了,也该淘汰过去了,更应该前进一大步了。且说:丧事大操大办,大做斋戒“的动向吧,然而是有钱人家才这样办的,要是火化了,他也一样可大办热闹,就像人间百年大喜一样地进行。没钱没权能看见大街上手带黑袖套的大车、小车的一连串的高音拉拉队的喇叭声么,能听见噼里啪啦------的庆典的鞭炮声么,以及冥币一路空中飞扬的炫耀景观么?
       实行火葬要做到“一律化、一刀化、一人不漏、一个不让、一步到位”的明确指示固然好,千千万万莫要被”一支经济“点燃而摧毁,那才贴服民心啊。

                                                        (二)

开馆大典

        在今夜6月21日晚,我们从大冶电视台的新闻中看到了一桩不是趣闻的趣闻,那就是白天上午在大箕铺镇的某湾的后背山上,开掘出了一具死尸。其实,这没有花圈没有放鞭炮的一堆新坟上,被一家乡“内奸”者告了秘,终于启开了这堆新黄土。这一被夜里偷偷地运往后背山的死者,又一次重见了光明的天日,有谁不知道天老爷也在替他老人家洒下了一汪淡淡的泪水?
        当天上午,油管所市镇办事处的负责人及干警同志们,一共七八十个一齐蜂拥而上后背山里去,据说是为了防止本湾的乡民们造反或者说是大动干戈的,抵抗和冲突的发生或是“兵变”而暂时联合组织起来的。谁敢真的狗胆包天呢,量他们有钱也买不到豹子的胆呀,这么珍贵的动物谁敢取之?他们一路祸涌上前而来,一齐而上,有的手拿钢钎,有的手拿铁锹或者其他的家什,摄像师们也一路拍照在旁边,这不就是把现场直播直接放映在了电视里的吗?那个小首领带头直接用一枚大钢钎一下子就撬开了棺材盖,那把仇视的钢钎几下子就掀开了黄土堆,医防人员也及时来到杀死病菌、霉菌;最先发现死者双足的小伙子,一把拉起死尸的双足,将其暴晒全尸,再一次进行消毒后,也不管你是恶臭,当然也不会是香,便一下子把那死尸搁到先前准备好的拉链开的薄膜袋内面,两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抬起来便走。然后,投入车厢,一帆风顺的战斗终于夺得了全能的胜利。一炬火焰在树林子里的空间中怒火般地大喊,原来是被汽油浇灌后燃烧的黑万寿呢,这么一支临时的齐全队伍啊!你可知道,你们面对的是一个毫无防备的手无寸铁的一具老者的死尸呀,看看他们是多么的勇敢和顽强,毫不畏惧病菌的干扰的革命闯将们,精神抖擞的令人肃然崇赏和佩服。
        宽阔的一零六国道是多么的畅通无阻哟,汽车刹那间到达了闹市的火葬场。就在这个闷热的仲夏天里,一具死尸或者一坛菌体,终于彻底的一干二净了。据我所知,这位老人逝于6月14日(五月初一)的下午5点钟左右,这是一个多么阴沉的下午,实按大冶市殡葬改革的倒计时,距离全市遗体火化界定日六月十五日还有一天嘞!
        我知道事后一场罚款的风波,还在持续着或者如同仲夏一起升温呢。老人的儿子至今外逃未归,知罪而逃,你知道会罪上加罪的么?疮疖刺它一刀吧,还是长痛不如短痛的好。

                                                (三)

不是笑话

        一位年过六旬,额头深刻皱纹的老头儿,正端坐在那一把小椅子上,不知是否是打过盹儿的,谁知几位“便衣警察”特地上门来探访,可没有这般不认识的亲戚儿哇,询问老人终究没被世间“拜拜”而去,则儿时又转口要买老人家辛苦饲养得来的鸭蛋儿。
        今天,八流垴停靠着两乘远房的汽车,车里面究竟不知有多少人,上门来看望的只有几个前来的“侦察员”而已。于是他们转身而走,原来还是被本湾里的“通讯员”告密,一个电话挂去殡葬办公室,放鸭老人被水淹死了,或者说至少是奄奄一息了。可见光缆的魅力是无穷的,何况是一个三十里地的,就是三百里地、三千里地也是无妨的呀,多么可怕的千里直拨哟!仅仅就那一个电话,多么灵动,又是多么的实在,难怪在去年冬季各村组都拉通了电话线杆的,这会儿不是启动了两乘百忙的“客运汽车”去了么?!
       说来也怪你们也太操持过激了,也懒得要忍耐一时或者一日,说不定就真的死了,坚持不就是胜利了吗?这样一来,便把老人给下活了魂,还来了阳魄哩,他还从来没见过那鬼门关的“火门关”呢?真可怕,又有谁不怕光临呢?一刀切之类“谁能逃脱死呢?!除非那悟空再世。
         六月下旬,时逢大雨滂沱之际的一个白天,这放鸭的吴老汉在八流门前的一弯小港水边,突地被流水卷入了港流,面临了一场人生死亡的灾难,不知睡港边的那个鸭棚子冲走了没有,老人于是被人发现前来救起,水手者喊来附近的儿子们,这不,把老人家背回了家里,老人的命可真是大呀。
       于是,一幕戏曲冉冉升起。台上,老人不知现在真的是否还昏迷不醒呢?

                                                   (四)

人为“材”死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之古语,早被传为佳话。今天在这里我所要说的不过是另一个为‘材’而死的人,当然不是一位年轻人;谁甘愿躲在那方寸之间的小盒子里‘活’受罪呢?何况仲夏已经临近。
       正处在修改八流大道之时,为时已近距全市遗体火化界定日不远了。这大造声势的县市的宣传专车辆,男女对诵的普通话是多么的标准的高音高叫,每天都在这段示众人繁的修道人群中,宣读着《公开信》和《殡改工作实施细则》的宣言词,使得这殡改工作已基本上实现了家喻户晓的地步,差不多已深入人心了。这一热门佳话和专题,在我们农村人民中间的上空掀起了风波涛涛,声势浩大极了。
       莫看柯大兴村的一位年过七旬的老头儿,胡须也那么一把长了,想得多么的贯通呀,竟然称了斤米瘦肉放入老鼠洞口下补药,熬得烂熟,喷香喷香的吃了个闷饱,就一命呜呼归天了,幸福的下“杭州”去了。
       他老人家赶在6月15日前的一两个礼拜之先,终于稳住在了万年的新屋里了,任你风吹雨打,告别了干预九十年代末,最始前的那一个大变革的良辰吉日中。

                                              (五)

“锣鼓”已敲响

       人总是要死的,特别要算那年迈七旬以上的老人,在一场大病之后,或者不幸的事故常常时有发生;一级公路或者高速公路的发展,以及现代化的多高层次的建筑和千千万万隧道的穴洞。这是客观的事实,谁能佐证是——否!
       真的殡改无疑是一件非常好的事,它至少能给一小块块田地生长出来绿油油的庄稼苗来,有可能将半袋口粮足足填满。更能使丧户不耗巨资五千元左右,特别是那个困难户也要去赶的那个时尚,像妙龄姑娘们着装赶集一样;也去大做斋戒,以及丧事大操大办的不必要的浪费,我看大多数的农民们是拍手称快和赞扬的。
       前些天,听去了阳新某董庄府亲戚的伯母回来说:一位死者虽然是火化了,还不是用那老一套的“土葬”方法去再次加固,还是要埋入半立方米的木材料,还是一样的耗掉了一块耕地面积,比那先前更加地增添了石灰的重量,使得“八仙”们在瘦肉的美酒佳肴下总归唉声叹气的呀!难道这样真的能删掉或者减去丧尸的重压吗?望不要像皮鞋商店那样只挂枚“正宗”的牌号,以假乱真的勾当呀!也许这是一家很有钱的丧户,但以后的穷困的丧户该是怎么办呢,也不就是兼而行之了么?!为什么“破除迷信”,简办丧事,竟然会扩大它的范畴,扩大它的排水量?改革开放以来,大操大办的多半是一些有钱的人家,但那大做斋戒的我不敢胡说,反正哪一个丧家不是“小操过斋戒”的了呢?望这骨灰堂不要变成更加无益的棺材堂了。
       “群众是真正的英雄!”我要说,“只有群众们才是真正的改革者!”
       既然,我们的城乡已经拉开了殡葬的序幕,就一定要做到“一律化”之类的规范,就要彻底地清除这一切垃圾的拥挤,如同六月的那场洪水,掘去港底那久留的一尺深浅的那层厚厚的尘垢!
       这样,我于是不愿见那土丘或者田地高耸红旗似的新坟,路过此地那副惊恐之象,寂寞的心灵被它掏空;但愿,但愿乡民村组的骨灰堂尽早规划之中。更能使这种时尚,变成千百年后的如那土葬一样的稳固牢墙。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