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2015-05-04 07:24:29|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苦恼副业的小伙伴

        佛名,自从阳新房地产(一幢续建的五层楼房)的建筑装穿梁模板回来搞“双抢”后,一直没肯去了。师傅(舅舅)是去了的,却没有通知他去,只因为“双抢”期间徒儿没有去师傅家帮忙过,因此气恼了他。于是再不打算佛名去为他效一分的劳。直到现在,佛名还没有打算要去,即使要去的话,也只是一趟了,就是最后的一趟了。只因那里还存留有他的一点点东西:比如一个破工具袋,几件木匠家业和一个饭盒。其余的没有什么了,大概他的不快乐的歌声还残留在那里吧,不知伙伴们有没有留意在心里头,也许和他一样卖力的小伙子,一定留下了几句在心中的歌调。
        佛名不打算去了,是因为跟着师傅学徒的三个年头来,竟不肯告诉他一条板凳的全部黙理,甚至一点默论,只是含含糊糊的跟师傅去学装模板工,况且是那么的劳累,一天至少得干十个小时以上的还不够,还要经常的耳听头目们的批评,实在是难忍,要是有“石少青”那样的本领,佛名一定要打他过痛快,以至于死亡也是无所谓的。恰巧老天爷给他的是一个懦弱而不争气的躯体,只好“甘拜下风”了,任其狂獗下去。
        吕相进是他们建筑小分队的头目,以前虽然是个砌墙的师傅,如今他有了屈手可指的徒子徒孙,为他效劳了,自己还不到四十来岁,就不用参加劳动了,只看一看图纸,指点指点也就不错了,多半的光阴是背背手儿在工地里的周围那里走走,与房产商的领导同志夸夸其谈,在住房里躺躺儿,或者吸一支支香烟或者说出去逛一逛,多半的事儿就由工程施工员河生(二徒弟)去安排其事务,这样的一天天的过去了。当然砌匠头目他有那个本领,没错。六月正值是炎热的夏天啰,一到夜晚上的洗脚、抹澡水,徒儿们总要为他端上去,多半是烧热了的温热水,这特别是表现在下雨天的夜晚上。他还有一个兄弟,弟弟同样是一个砌匠,不过比其他卖力的小伙子要好得多了,况且他的弟弟是个多么有点儿的那个——,话说不清白的那种,也就是这个人不那么聪明些。在那里一个多月以来,他的两用的毛巾、脸盆提桶全是在别人那里拿来的,自己也没要它的必要。他的弟弟倒是说过要买一个脸盆,不知买了没有呢?佛名一直没有去了。    
        私人建筑小分队,没有一个凭良心的人,至少有百分之六十是不凭良心办事的。在这个年月里,都是顾自己捞一把的,根本想不到工人的工资如何?二级或者一级半的工资还说你枉拿了,每个月小伙子们还要吃家里带去的五六十斤大米呀!一个姑娘的副工同样一天要肩担几个师傅的混泥土,汗湿了衣服穿了一天又一天,工钱嘛一天不到三元。佛名不想拆穿包工头人的本质,说来你们也未必相信他的话。每月发给百分之七十的工资,还要除去菜金、买草帽(每人发给一顶)、蚊帐和喝庆功酒即第一层成功的啤酒钱,在这样的日子里谁不想多拿一点回家去呢,不说买糖果之类的带接品,总得为买农药、化肥准备资金吧。不错的,喝了酒,一定要吃肉的,正是中午时分,大家喝了凉爽的自来水,有的喝滚茶水,炒了菜后,锅里稍稍冲洗了一下,又灌满自来水,再加上一些茶叶下去煮成茶水,勺适量的盐巴儿,这样的茶水便可口多了,确是有味道的油盐茶。当然佛名最庆幸的是自己兄弟有四人,家里还用不着他的帮忙呢,说来道去,还是可怜了永远不能退休的老者——自己的父亲,要是老工人早已劳保了,一分钱的事儿都不干,还得送来每月一个年轻工人工资的退休费用,够他吃喝的了。我父亲岁满五十八九了。佛名没有体力更好的为包头们效劳尽力,他只能靠写几句文字来对父亲致以崇高的敬礼了!
        再说几句吧,吕相进一类的包头人,就连佛名的师傅这个四十好几的壮年人也要巴结他,也许是没有办法了吧,都是为了养家糊口,不得不去在阳光暴晒下为包工头们卖力气,做苦力,流血汗,确实是没办法了,不是忍无可忍,而是忍再可忍了。 更气恼的是吕相进趁热打铁的高妙,只要甲方的领导或者搞建筑的或者管基建的同志一到来,就马上得放开手脚来,抽出四十、三十的钞票来为寻活路儿干杯,吃喝总是很奢侈,毫无痛惜的面孔;要是多给一文副工们的我或者我们的钱,那就像心肝用刀枪刺一样的疼痛。这也许是佛名一人的见中不足吧,或者说污蔑了他们,请到一些建筑工地,特别是来自农村的建设城市者的工程队的工地里访问一下,他们就在电灯光下夜深三更里正搅拌着混泥土的浇灌呢!
        最可怜的是他们却闻不到那酒肉的芬芳。即使在住房里的一处闻到了酒香,也只是干巴巴的在别处去闷着头儿,走他自己的路儿,觉得出去走走、乘凉消磨一天的劳累还确实轻快些。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