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2015-05-01 01:08:38|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辛勤的父辈

        吃过晚饭,我陪同两位师兄到县城的造纸厂走一走,只因为大师兄有一位伯父在那里做副业,所以去交一回乡心而已。
        街道上,点点灯光莹莹暗淡。
        不一会儿,我们便来到了钉丝厂。首先来到了职工厨房外的大空场地处,问一问一位中年工人师傅后,才知道职工厨房隔壁的拐弯处的小巷子里面,居住着的就是这帮副业者。
        我们仨果真寻到了那里,一进门巷,嗅出一股子水泥粉末的气味;也无门框,敞开的,也无电灯,当然外面的空场地处,电灯光透明着,就如白昼一般。当我们借着外面的灯光走进黑暗的房间,一定显得更加的黑暗了,这条小巷道通进他们的“宿舍”,绝对是漆黑的。我们仨一起走进去,没有看到人的影子,只听见里面有一丝隐隐约约的说话声,这才敢进门巷里去。
       当走进小巷道以后,依左手这边才有一扇半开半掩的破“洋门”,里面很黑很黑的,特别是在这时候,看不到一点点的光亮。其实也是有的,从那小房间内的另一墙壁的窗户外面透进来微弱的一点点光明。我们进去后,大师兄便问里面的其他同志,原来多数是邻乡人因此就谈开了。紧接着他们有人划燃了一支火柴棒,找遍了整个房间也没有煤油灯的踪影子,伯父也不在这里,其他的几个副业者叫我们仨随便坐坐。我们仨摸黑坐在了他们的床铺头上(就是几块木板拼凑而成,铺板凳就是砖头砌成的),紧接着一位小师兄抽出了一包“大公鸡”牌香烟,一共分出了八九支,连同师兄弟两人;只有我是不吸烟的,干坐着,根本没有什么茶水的。
        在这里烟卷吸开了,吐出了丝丝的白烟儿,布满了房间,我差点儿被呛出了咳嗽的声音来。正在火柴棒熄灭的时候,我又发现了这间小房子里的地面上堆放有几十包的水泥和洒满地面的零散的水泥粉末儿,脚也觉得踩着了一种腻润的地皮上了。只要你在这里稍稍挪一挪动脚,整个房子和被单就一定会充满了灰尘。所以他们有这样的折难,又在没有电灯的光照下,却都早就上床躺睡了。他们谈的多半是出外做副业的苦味和不快,然而使我听到时都落下了无情而又无法抑制住的宝贵泪珠。我的心里在说:“他们的命运该是如此的苦啊!副业者们,白天为钉丝厂里打垃圾土方或者说挖土方要运出三里外的地方去倒掉,夜晚却睡的是这般好的“洋门房”里。想到他们是这样的劳碌者,我的心痛得更厉害了,甚至是又流下了一回泪水儿 。
        朋友,我的农村的朋友们,当你的父亲在外面或者是城里劳碌奔波中,都是为了你们更好的读书写字,学习文化知识,你们可要牢记在心里了,想过父辈们到底是为了什么吗?我这个晚辈虽然没有一点儿出息,但是可以作为你们更晚一辈人的劝告和鼓励,可你们在学习的道路上一定要努力向上哟!
        走在回家去的街道的路上,路灯还仍然的是这般的清淡和宁静,还是那般安然无恙的光芒。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