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2015-04-27 07:16:47|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雨涤

         早饭前的绵绵细雨已经不见影子了。
         这是上午十点余,天气还照常的闷热,晴开了。我和村友松林两一道就在东来家喝米酒(自己做的),米酒我还是第一次吃,可那香味也不算很浓美,但有浓重的葡萄酒香。开始吃时,觉得味酸,当吃完了一碗时,开始觉得蛮可口,便还想吃它碗把或者半碗的,可是不凑巧没有了,就这么最后一碗了。
         突然,门外有人喊开了:车子来了,已过小箕铺街去往白沙铺的途中。我们仨就都一起放下了刚刚吃完的碗筷,一齐向门外跑了出去。
        一路上,我们看见了街头,南边去的马路上的汽车后面,追随的自行车辆就如泉涌的喷泉,川流不息------
        我们仨差一点儿跑出了汗水来,幸亏只有里把路程,没什么的。站在小箕铺街的马路上,然而街道上的人们已经很多很多了,并且阻塞了长长的一段马路,从街的北头到街的南头,皆在看热闹中。真是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皆有尽有,大多数的还是年轻的人群。
        另外还有一些人在《小箕铺缝纫厂》的墙壁下面那里看着布告,我们也钻进去看了一下,白纸黑字,真是一清二楚或者说一穷二白啊。看看哪些人是有期徒刑的,也有无期徒刑的,更有甚者的死刑的就有九个人。然而最大年龄的流氓犯只有三十二岁,最小年龄的只有十九岁。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年龄阶段?这是一个青春旺盛的火正在燃烧呀。你看,他们是在什么时候的光景里,正在受诛于人民法院的处罚。
        东一堆的人在吵吵:车子向白沙驶去,有几辆送刑的民警和解放军战士的车辆。
        南一堆的人在嚷嚷:犯人的脸就像死人的脸一样苍灰,那个十九岁的崽子留下了眼泪了;一个个罪犯都是哑巴子无言无语,眼睛早已呆滞不灵。
        的确,有些犯人确实犯下了罪该万死的滔天罪恶!
        半个小时后,汽车转身往返大冶县方向去了,乌亮的轿车、三轮摩托车、以及解放牌大卡车数辆全是一些警察、解放军、民兵等和一些武装干事,威严正气,一张张严峻的脸------死者大概就在那前头的一辆车斗里,死的活该!那一定是硬硬梆梆的尸体,可想而知。
        威严的车队过去后,后面赶观的自行车队,也尾随之赶到了小箕铺街前,听说那全身汗湿的自行车队是从县城的马叫处追到小箕铺街来看热闹的人们,正在继续追赶着汽车队去了。东来的一位好朋友,也赶来看了,汗水湿透了他的衣服。这位朋友告诉我们:死者死得有些怕人的样子,就是在大冶县与阳新县的交界处,即是小箕山靠东边的山脚下的马路旁,枪毙的,而路沟沟就有许多的死者的血液,真是吓人了。也在赶热闹的我们这样才迈开步子返回来在路上的。我知道,中饭是吃不下去的了,因为我看见了死者横七竖八的硬躺在车斗上。
         下午,天又阴了下来。又好像凉爽下来了许多,单衣的我还有一丝的冷意呢。就在晚间的小雨中淅淅沥沥,下得多好呀,那流淌鲜血的地方,一定洗涤净了吧?我们这个正气的国家多么需要这么一场佳雨的洗礼!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