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2015-05-19 06:45:00|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第一次与相中的女友谈话

        啪!一家店铺的门紧紧关上了。就在门前走着的我灰溜溜的耷拉着头从这里走过去,回到我那白天里工作的木匠房里去。
        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半钟了,我躺在竹床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这里是小箕铺街的某一个角落。
        就在这个角落里曾经发生过一桩奇事,其实是一桩趣闻:在一个夜晚上,我和时忙、胜啟三人到街里一家叫红玲姑娘家里的店铺玩耍,有意的特地去买一包香烟,“来一包游泳吧 ”我说。拿出一个五角钱给她,于是香烟一到手,就顺便拆开来分了四支,其中我们三个人各一支外,这第四支交给了拿出钱的人了,那就是我的姑表兄了,他是在木匠房来住一宿的,他正在跑着什么生意呢,离家有十里地,所以留在我这里了。
        “胖子,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这是快嘴巴的胜啟的声音,他说着同她早已相识,已知她是姓吕又叫红玲,只因她是一个比较胖身材的大姑娘,才这样的称呼她,然而,他一跃坐在了屋内的柜台上了。
       “刚才那位卷发的皮肤稍黑的姑娘,是哪里人?”时忙依在柜台旁也问着,“你与她挺好的吧?”
       “是呀,她是吕冲大庄屋的人名叫红梅。”她笑说着问,“你是问她吗?”她在柜台内把嘴巴向左一噜,同胜啟他们搭腔着,这时那位红梅姑娘和另一位姑娘伴儿进得后房里去了。她俩红着脸羞答答的样子,我坐在柜台外的竹床上,沉着头,瞧瞧那位红梅姑娘的背影,脸上不自觉的红透了,只管一个劲的吸着烟卷,吐着烟圈。我们在那里坐玩了一会儿,同伴们交谈了后话与那位红梅姑娘,我们告辞了后便回家去了。
        农历六月初八这天晚上,夏令时已是八点余了,我独个儿来到了胖子的店铺门前,发现红梅已经在电灯下观看过窗外了,大概发现了我的出现,便又缩回头进了里间的住房,前间的店房里,多有一个人,大概是胖子告诉了她红梅吧。原来傍晚时分,我收工回家路过店前,红玲告诉我红梅来了,我进去一看没有她,她又说现在已经走了,送她姐姐回婆家去了,马家庄村就不多远。里把路程。我对她说吃过晚饭了马上就来,等一下我们一起看电影去。
        饭后来店,首先我犹豫了一回,不敢进门,店铺门面几乎全都关上了,只留下两块门板没有上上去,既然答应了要来,一起去看电影的话,刚好又见红梅的脸又躲进里间去了,我立即鼓足了勇气,破格似的一个劲的闯了进去。刚一进去,有些惊骇的感觉,继续来到了里间的门前,说:“我可以进来,玩一玩吗?”当时里面还有另外一个来参考的姑娘,她们立即起身让座,只有红梅没有开口,坐在席垫床上拿着一把扇子,轻轻地摇着风儿,她的脸唰的红了。我不知道自己当时有多拘束,只是顺便的坐到她们让座的小矮凳子上,觉得自个儿马上渺小了起来,又好像自己收紧了脖子似的。另外的两位姑娘和红玲三人都到里间去了,店房仅仅留下了他们两。
        我赶紧坐到床沿上去,在门口这边好像怕她跑出去似的,我抵在那里,又点燃了一支香烟,慢慢地吸着或者说吐着烟圈儿。我一边吸着,一边瞧着她那张黑黄的脸蛋,觉得这种黑色是很自然的那种肤黑,也是一种自然美吧。就是一个农村姑娘的本色,我就吞吞吐吐的说道:“你,------是大庄屋的------名叫红梅的女孩。”又看看她微高的削鼻声“嗯”了一声,她扇动了一下扇子,风到了我的脸前,一阵舒服的凉风飘过。我又怯怯的问:“听红玲说,你大哥坐牢去了,是因贷款未还清的事吧?”我轻轻的声音,好像打动了她的心扉,她一下子垂下了双肩的曲发掉到了嘴角。我本想抽一只手去抚摸一下她的秀发,安慰她一下的,便又收缩回手来,想到初次谈话不便那样动手动脚的,顿时控制住了自己那特有情感来。她虽然穿的是一件深红色的连衣裙,颈项下的两条洁白的透明乳线,格外醒目;她不多话,心里大概还有几份儿愁感,从她那脸上显露了出来。我问她大哥什么时候可以回来,她说还不知道呢。于是,我只好这样开腔了:“暂时,我们交个朋友好不?你愿意吗?”她低下头颅和气的说:“我现在很烦恼,我的两个哥哥都没有结婚呢,我不想谈这个,至于交个朋友当然是可以的,是一般的朋友。”她好像特别的强调了一下‘一般’这二字。“我们几个人一道去看场电影好吗?”她立即答应了我。事后,我们这样的就和那几个女孩子一道去小箕铺影剧院看了一场电影来。
        直到进场看了半个多小时的电影,身上也不觉得怎么暑热,坐在一排的几个姑娘她们就都出场了,我还呆在那里继续看我的电影剧情,红梅她——临走之时,只是轻轻的给我打过一声招呼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