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2015-05-12 10:09:05|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无钱更忍痛

        傍晚十分,哥哥带着我这个跛痛脚子,一步一颠的来到堂茂公家,在他家里的天井旁坐下来了,就是吕家婆(其爱人)端来了座位,她老人家很是热情温和的。我哥哥将一酒盅菜油放在我的脚旁,我正坐在闲聊的堂茂公的对面,他就坐在一条小矮的板凳子上,我坐的是一把半高的椅头子。哥哥和堂茂公正与他邻居的老头子坐在一旁的小小的长条座位上。
        哥哥向堂茂公打了打招呼后,分给他烟卷以及其他的两个人。便说我的脚是被车轮子压伤的脚髁骨折,就在昨天夜晚八点钟左右,自从大冶回来的路上,被手扶拖拉机拖斗的后轮辗转而伤,因为回来的太晚,走了一段长路程后,没有就医,所以没有及时来看医生,忍痛了一个晚上再加上一日也没有说出此事,我还是今天才知道,因此我才领他来了。哥哥正说着的时候,堂茂公已经用右手按揉着我的左脚掌,细细的摸一摸以后,便肯定地断言:“明天晚上你拿一二两白酒来,烫热后再带点棉绒来。”还说要加上鸡蛋什么的,我都忘记了。只是没有及时来,才这么说着明天再来的。哥哥说家里没有鸡蛋,买得到的也不要紧也可以吧。昨晚上我的脚疼得厉害,呻吟着一夜没有合眼,今天疼痛得不能吃下饭了,我看着他这幅摸样,才领了他来。我没有多说话,只是疼痛得很难看。这样,堂茂公才叫吕家婆取一两白酒来,放上棉绒,再点燃棉绒,轻盈盈蓝莹莹的火光燃烧了起来。一会儿,堂茂公把烫酒抹在我的左脚的疼痛处,或者其局部,并用右手推开了,灵活激动的在我整个脚髁上做作推拿术,再推赶至脚背上,使其血液的死血淤血散开出去。在他家门灯的照耀下,他一边摸摸白酒,再接着使劲的推拿和赶动着,继续不断------我知道堂茂公的额头上已经流出汗了,额前的汗水哟正滴落下来!他再把我的脚趾头扯扯、拉拉,一个接着一个地拉扯,又把我的脚髁转动转动,左转转又右转转,或者反之着运用着,疼得我差点儿忍不住要大叫起来,这样的我额头的汗水也直冒出来,痛得我的牙齿都咬得紧梆梆的。只好坚韧住“长痛不如短痛”的古语呀,我一直强忍着咬牙切齿的才没有吭出半点儿声音。
        推拿完了之后,我才敢问堂茂公:怎么样?要不要紧?他说:“要看今夜敷上药以后,明天怎样了再多敷一些,如果还不见好,那就要买药诊治了。”停一停他又接着说:脚髁是死了血,今天夜晚要即刻尿煮鸡蛋,用蛋白质敷在疼痛处包扎好。你哥哥拿菜油来不顶用,菜油只是起一种滋润皮肤的作用,破了皮或者伤了皮搽上去最好。你这脚不同了,血在里面死掉了,要用热酒推拿发散,发散后才不痛,痛——就是死了血不能流动的缘故嘛。”我说是车轮压伤的,跨上去的时候,就被车轮滚滚所挤压,幸亏我的脚迅速拉了出来,不然我的脚早已经报销了。堂茂公说不管是怎样的,反正血已经死了,走路的人或者挑担子的人,折了一下的手腕或者脚髁,也出现过你这种现象,不足为奇。他再三嘱咐我明天不见好,再来看看,对症下药才是。他叫我哥哥背着我回家去,我就像小孩子一样爬在哥哥的背脊上,一直背到了家里的眠床上才放下我。哥哥又将我手中的菜油拿到了灶房里去。
        我仰躺在眠床上,脚背、脚髁的疼痛的确是要好得多了,确实也轻松了许多。半个小时以后,我的母亲蒸好了鸡蛋,哥哥拿来将它剖开,一股尿骚气扑鼻而来,丢掉蛋黄,将那蛋白切开四瓣,分别放在我脚背已及脚髁的疼痛处,用了一块布,再拿一根软带子将脚髁团团缠住,包扎好。我哥哥收拾了蛋黄,不声不响地出去了,我这才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睡了整整的一个夜晚上。
        第二天我醒过来起床时,还有一丝隐隐的作痛中。我哥哥叫我吃过早饭的时间去找堂茂公再看看,说他忙得很呢。我只是懒得动弹,最终一直是没有去。一天、两天、几天过去了,由于一些其他的原因,我不敢去找他,麻烦他。又确实无钱买一些礼品去看他,不好意思的,我宁可我的脚继续痛下去,也只好这样的熬下去了。
        但我是多么的想去呀,看一看医生的好处;敷上药物什么的,早日恢复健康,使我的伤痛痊愈啊!但我忍着还在疼痛的没有好的脚髁,我将还要继续的忍痛着,保持着最终的沉默。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