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2015-05-13 02:26:40|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愧疚不如

        上次称的十斤食盐已经吃完了,父亲今天又叫我去称盐。一家七口人,十斤食盐经得起一吃?!至多不过个把月都要吃光的,正值苕藤叶当鲜菜烧炒呢。
        本来家中的小盐钵,盛着了东西,又沉重携带不方便,只好到隔壁的五伯娘家借了一个铁桶子,我觉得蛮大又方便装什么东西,便拿回来用干毛巾擦擦干净便是。
       早晨,太阳已经升的老高老高了,我没有戴草帽,傻里傻气的提着一个新铁桶,直奔小箕铺供销社去,在街道上摆摊处碰巧发现国营供销社第一门市部的大门关得严严实实的,不透一丝风儿。一走出马路道上就可以看见,卖农药(三门市部)的铺门面也关上了,唯独只有中间卖布匹的铺门闯开着,我当然想进去看一看,想一想自个儿又没有钱,只有称盐的钞票,又转回头来。不过,我万一进去了,人家大姑娘甜甜的口语问你扯什么布料或者是什么样的花样料子布,叫我怎么回答她呢?如今的营业员多半又是非常的热情周到,这大概就是承包责任制后开放的好兆头吧!
        刚一走出来,突然有熟悉的声音在喊我的学名儿:三妹。我侧脸去看他,原来还是我的初中同学,名叫观雍者,姓袁家嘴村人,他很出息的考上了省中专。现在我还不知道他分配到哪里去了呢?去年下半年进校学习的,大概还没有分配吧?中专生的学期最低年限是2-3年的国家规定的学习阶段,当然听是听说过的,都忘得一干二净了。看我的记性真是一年不如一年了,一月不如一月了呀!活该!谁叫你没得那样的能力呢?看人家也是一个人哩,思起来心疼:真是人生一世,草木一春啊。总之我完了,我的一生彻底的完蛋了。我的同辈们,你们都不要像我一样的后悔莫及呵!
        我的过去的老同学观雍坐在缝纫铺的门槛上。起来正向我打着招呼呢,我的脸唰的红透了,就像发着高烧的模样。同他一道在那里的一个矮一些的伙伴们闲聊,听他观雍的介绍,才知道这个小伙子姓姜,我就叫他“小姜”了,其实不应该那么称呼他的,也只好如此了。小姜也是考中了省中专的,真是不简单的呀!一阵风儿吹过去了,我的心儿冰凉了许多,只因为我又在他们俩中间,觉得真是太渺小了的一个人儿,承受缝纫姑娘们及其整个小箕铺街道中人们的目睹,我甚至是有些害怕起来,就想立刻锥入土地里去,说什么这也是不可能的事,只有硬着头皮,低头不顾其他的同他一道步入了父亲在小箕铺街道一家办的理发店里去闲谈闲谈。他那快活如意的饱满精神的神情,更加使我的心田加剧了悲痛和辛酸。我的表面强露出一点儿微笑,恐怕是完全的做作吧,可他怎么也不会明白我们这一层人的心儿。是活跃是死凉还是平和,他们当然也记不起当年同辈落榜者的涩楚与狼狈呀。
        总之,他们毕竟是有志气、有出息、有了自己的前途和理想,他们已是前程似锦中。中国是属于他们的,世界是属于他们的。我衷心的祝福他们永远健康,永远快乐,永远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