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2015-05-10 08:51:21|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两本厚厚的《臧克家小说散文集》大书
      
        自白沙铺去往梁公铺的柏油马路上,有一辆旧永久正在驰行中------
        上午十一时,骄阳如火,炽烈炎炎,那柏油马路烤的就要开始融化了;一个个骑士的脸上冒出汗珠,特别是未戴安全帽的年轻姑娘和小伙子。骑这辆永久的小伙子,上穿黄色的确良军装、下着民警兰的小喇叭裤,留着寸长的头发,有鬓角儿的,挽着袖子露出白尼龙背心,小喇叭已卷至膝盖,忙碌而欢快的样子驾驭着这辆永久,轻快的滑过了上坡,又滑过了一个下坡段,车轮驰速,向前飞------路边不远的树林、田野迎面追来,又向前面追去,追去。一路上有零星的压麦农民们扬起了喧闹嘈杂的声音和飞溅的麦草灰,细柔柔的铃铛声夹杂着汽车的喇叭声连成了一片。
        永久就在梁公铺的陡坡路段慢慢的停了下来。这位小伙子才发现衣架上那被绑住的塑料袋子的厚厚的书本早已丢失了。顿时,他来不及细细地去想一想的沉思,马上掉转头来就滑了下去------
        在路上,他遇到了在他前面行走的一位中年同志。
        “请问这位师傅,您看见路旁中有一个塑料袋子吗?”他发现了这位师傅的车子上衣架的塑料袋子,才慌忙的问那位师傅同志。而这位师傅告诉他,看见一个袋子在后面路旁的村门口的路上。于是,他谢了那位师傅。便赶紧骑车向前,心中急得要命,返回的路上,眼睛明亮得多了。只要一路上有骑自行车的人,他都一个也不放过,他都看得非常的仔细,没有丢掉一个人,就连马路边打麦的人们也都没有漏过。他的汗水早就从额头上流了下来,脖颈上的汗水流在了背脊沟里,湿透了衣服,他还是一个劲的继续追赶着向前的马路上------ 
        他的心里泛起了一个多么可怕的念头来:生怕打麦的人拾走了,或者过路的人捡了去,或是骑车的人带入装肉的塑料袋内,丢的幸亏不是猪肉!因为明天就是端午节了。回想着:原来是在哪里丢失的?村前有一口小池塘,回来时又是一个小上坡,况且那路面简直就是散石子,有沥青的结合物,甚至还有一道道的锋芒,当他的永久正值滑下坡段迎接这一奇异的路面时,永久跑得又是那样的飞快,这时候恰巧有两辆大解放牌汽车在那里快速让路,他就把小小的永久一直扁到了马路的旁边去了,不是吹牛的话,他的双手把握得还比较适度,要不永久恐怕要变成“不久”了,与路旁的杨柳树相撞,当时的情景着实使他受惊的冒出了一身冷汗的。夹在衣架上的书袋子一定是在那里丢掉的,那时只是没有一个人在此段路上。
        当他的永久正要滑下那一上坡路段时,才发现有两个小女孩子,大概十三四岁左右的小姑娘,他的眼睛顿时明亮了许多,正发现走在不远的前面,偏偏的这两个小女孩子每个人又肩背着一个塑料袋子,鼓鼓的装满了在白沙铺上来的小儿爆米花果食,每个人有一袋子,并且有红、黄、白几种颜色的。他的车子早已停下来了,他正气喘吁吁地询问了那两个小女孩:小姑娘,你们可捡到了什么吗?走在前头大一点的小姑娘说:“拾到了两本厚书,是你的吗?”他说:“是的,刚才丢失了的,发现后回来找它的。”
        “这两本书是五块钱的哩!” 
        “是五块钱的,真贵呀。”小姑娘吃惊地插话。
        “是呀,差点儿丢了,真是谢谢你们俩!”他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元钱币来交给了这个女孩。
        “就一元钱?”小姑娘不如意似的,又说“是我们两个人一起捡到的。”他没有半点怀疑小姑娘的心事,便又掏出了两个五角头来,给了另一个小姑娘,她收下了。他并非痛心这两块钱,只是觉得非常的幸运,不然一下子丢了五元钱的书,那是他喜欢的《臧克家散文小说集》啊,就连袋子也不见影子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他问了问这两个小姑娘,你们是哪个村庄上的人后,才知道他们俩是石应高村的女孩,他告诉她俩自己是邹子言村的一名普通群众。三人同行了一段马路,他握着永久陪着她俩走一段路儿,叫她两把爆米花果放在自行车上搭一搭,轻松一下,姑娘们说不必要,爆米花果是轻轻的。他劝告她俩要走在庇荫的马路上,还说了许多客气话,并且告诉她俩应该戴草帽行路,这样的大热天气会把人热病的,中暑就不好了,特别的再三的谢谢了她们俩个人。陪同一段路走以后,他才知道要告辞这两位女孩子:小姑娘们慢点走,自己却跨上车位又启程去了。
        他驾驶着永久,便时常的要摸一摸后衣架上的东西, 即使走在压麦路段或者上坡路以致滑下坡的路段,永久依然是一路顺风中。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