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播种田园》 诗集  

2015-04-23 06:53:25|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播种田园》         诗集

拷问年轮           (组诗)


明明白白伸出的一双魔鬼大手掌

梧桐树叶不安地飘落窗外
沙沙沙的细雨秋风荡歌
望海阔天廖
万般思绪狱地锁
错   错   错——
瘀血存贮我脑壳
迷迷糊糊破夜晚
狼嚎鬼哭贪乐呵
不怨黑手放罪恶
荡涤的天堂抛开把犁的我
油盐尽挣够
快乐春节饿
渐渐松开寂寞的手
严冬的冽面被春风吹破
枝枝柳柳呀小小的头颅
以及渴望的血液重新复活
绿   绿   绿
点燃一坛圣火------


阴阳使者

鬼神呼啸艰程
时辰召唤翻身
阳光虽已退隐
黑夜的嫦娥勿忘流泪涩盈盈
人在旅途
不测难免有幸
一类“禽流感”与“非典”的病瘟
只是充塞取经线中的劫杀与考验
能命世界的一场风暴大雨
抓紧死神宁静的缰绳
驱赶满面泪流的众生
把绿色的春天熊熊燃焚


疑虑在自由的小小天鹅湖上

一只天鹅
聚拢两只天鹅
簇拥在羽绒覆盖的野天鹅身旁
轻轻捶背按摩
多像一只中弹的老母
被子女爱慕的呵护着
在自由的家乡
欢度美满人生的天伦之乐
美好的梦境已被打破
开出了幸福安详的花朵


苏醒微笑中
        ——写在黄石二医院住院部“创伤外科”中

迷迷糊糊中似明似暗
跌入一张早已陷阱的网
终究声嘶力竭的怜悯呀
奋力撕裂着疯狂
挪动缓缓
犹如冬阳下频临的一只眼镜蛇王
鼻梁插入风孔
凸凸的静脉上葡萄酒久久润嗓
一枝长长的荧光灯
洞开夜半雨幕的黑暗
谁愿虑心春风提前抵达
松散咧咧的冷硬捆绑
是白
是黑
白衣天使
悄悄下凡廊
血压量后查体温
姐姐去后妹来絮
劝冻心房
飘飘田间
让薄冰轻轻敲开魂的棂窗
怕肯轻易而放松
少女你别牢牢抓着我的手掌
那条箍脖绳索勒得太紧太紧
捆绑的结疖炫红炫红


203病房3号床

在雪白的眠床上
我毫无指望
不敢辗身
任岿仰躺
吊扇提起天棚
妄想拨开我薄衣单裳
在晴朗的秋月中
进入爱人的梦乡
一个个苹果
一瓣瓣柑橘
是我同伴的刀斧伙伴
破了路费送来慰问和滋养
赶趁太阳偏西去
我的伙伴
再次把汗水洒向了防空洞
三天三夜的三门氧气炮
把导火索安放在我鼻梁
三天三夜的葡萄糖水雷
在我凸蓝的静脉手中渐渐炸响
人生性命的一刻
白白拯救生死存亡


秘密205抢救室

闪亮的电光
怎会更比光缆
一双拖鞋甩出榴弹
在雨丝盈盈的斜飞中
比古战场更无奈
还有《中华百年游记精华》的
历历
抗战英雄
彻底粉碎
彻底行空
仰躺中安宁的我
让么车主顾无法守住战火悲凉
让团团火焰冲出黑暗
难道是阴兵的一次扫荡
生命   生命
放出哪怕是一线一缕的光芒
你渴望血的涌动
把静静的空气驱浓
星星野旷播种
让电风扇吹开隐隐约约的蕙风


撤离边境

玻璃瓶的茶褐色药丸倒向明白
完完全全我的双手把颤抖缩回
耍艺杂技的天天红姐妹
在我的口疆无数次地倒竖立
目光巧合地总是洞穿蓝天
那棵柳树
在我左侧赶着皇帝的新衣身
点点萤火瞬间滑向了天庭
回望北斗老妪巴巴可怜的笑盈
疼痛者举起了双手
敌人战败已投降了绝大部分
缓慢中撤退
瘀血的爱好者终于拄着了拐棍
头顶风和日丽啊
我看见晴朗的冬天在渐渐地回升
蜂窝煤炭用那十二只锐利的锋芒
直指我胸膛
农民一位还在坚持狩猎的梦想
白兔一只倒卧在那截大树桩下
致死
不愿翻滚
这时天上月亮慢慢隐退
星星抢先摄下好风景
漫长的步履
拉开我六个月的旅游艰程
涌来风雨岁月
浓缩着我足足
半个
世纪的光圈


错误难以纠正

明媚的阳光洒落一处“十”字广场
只是初冬的寒霜窜流二楼门窗
何芳进城搀扶我
勾住我的右臂不敢轻易地放松
好像喝醉了酒稍许被松一松肩膀
就会跌落在市街热闹的人群中
身边擦身而过的许多许多双眼睛
好像在盯视着一个过路的畸形老山羊
还是跌跌撞撞
艰难地拐进了中医院的理疗房
护士小姐细细考察我的鼻梁弯
一盏台灯模样的大罩灯
抚慰在对面上
小小针灸如目光
游离自如在曾经的死穴上
针刺和旋转
再放松入静先仰躺
然后感觉八九位新疆妹妹
把我右脸变成了广阔的草原大舞场
蹦蹦跳跳和扭旋身段
刹时忘忧在一片小小的苍茫


深秋继续苦旅

血染的风采
报晓忧伤
革命取得胜利
蒋介石彻底失败不得不要举手投降
冷冰冰的一双纤纤小手
活动在我的光头和面庞
微妙的雕刻
石头会不会感觉疼痛
用火点燃酒
五六个吸血鬼一齐倒立在我的地球上
久久不愿放松
咯血的白骨精最终报告了金棒猴王
一路歌颂
一路赞歌
顿号划在了碗水西药或者一声声叹息之间
逗号划在了茶色的苦乳或者猪脚的肥美中
问号划在了瞬间的头颅与车轮的旋转间
感叹号划在了保守疼痛的鸣叫与死神里
攥紧的
一只大手中央
一路苦旅
告别了万丈光芒
退避我那洞穴
金猴掌火点亮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