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乱弹落雨时》 散文集  

2015-08-09 08:57:02|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乱弹落雨时》           散文集

下山忧悠

        苍茫的天空,带来了多么的滋凉。秋,一切的绿色在风中摇吟。高高的山巅上朦朦胧胧,天涯一片飘渺茫。
        走在下山路上的羊肠道上,坎坎坷坷,鹅蛋石磙滚向前,我的心抖抖怦怦。一颗心颤颤荡荡,与我相比,与我同行的野草泛着枯黄的叶子在呻吟着,还要与我话语长,不知树语几何?爽风意味深长的拥着和拉着我的衣袖,吻我吐芳,就是一身绿衣女带着黄花白花的头妆,比我漂亮,笑声比我爽朗,谩说我今天为什么穿一件灰白衣裳。我说秋已凉,何况又是一个大早上。迎我,送我,追我的绿草,你们不要太刻意太相仿。绿草们也为我点妆,还要暗暗地告诉我:不要这么忧伤的蝉们在幽谷里狂妄,看前面开路的一只黑蝴蝶哟在为我翩翩飞翔,还有那山脚下淙淙响的溪水悠扬地歌唱。
        手提着一只小藤箩,正赶下山去光临一番,潘祥大队的代销店房。今天是我最小的姑娘抗抗做周月的排场,哟,难得孩子的两个姨妈和舅母娘都正往山沟里去客走一趟,特别要算那逢年七旬的老外婆,多病缠身的她还有一双红肿疼痛的朦胧的双眼,多亏了她老人家一大早就赶到了这山里头来,不知还累坏了身子,可我这个穷女婿怎么担当得起呀,她已经躺在了我家的茅草房里的竹篾床铺上。
        我称了两斤瘦肉,半斤花生米,一袋子包装线粉和一瓶红葡萄酒酿,回来再加一盘家里现成的洋芋和一个冬瓜菜汤,就这样的打点了孩子满月的佳日欢畅。当然,也没有用过豆腐和鱼香。说来还是没有钞票的好,不然摆一桌两桌的就得至少要花一百两百的大钞张;还是我参加诗刊学习的好,回来不久又生下了这个女孩子抗抗,紧接着金盆矿就停产了一个多月之久,因此身无半文,空空鱼缸。又因为喜事不敢声张,避灾山沟里的超生游击队啊,所以只好阴森森的省事一桩。并非我要节约,的确是没有了,更谈不上是有什么约可节粮。
         躲生、逃生、偷生本来就是一件丑事么,不就是一件犯国法的丑事殇?可人们还是觉着没什么怕紧,恨一些没有男孩的中年夫妻们,总是躲躲闪闪的,在犯着国法章;甚至是逃及外省,外地的,不要紧的,反正枪毙不了人,所以人们不是怎么怕,至多拆了你的居房,无非打破你的门窗户扇,或者是处罚一些大款张,只是你有更多的钞票或“卡皇”;这年头,反正谁都见钱眼就亮,正所谓瞎子见钱眼也开了,跛子见钱也跛得快就恰如竞走场。
        特别要数那风流时代的美女蛇芳,她们有一枝饱满或者丰腴的摇钱树王!


我并没有白跑

        吃过早饭,妻子何芳喂饱了抗抗的牛奶汁以后,就把她放在眠床上睡了,自己便下山去到潘祥的三余里地的姐姐家里,是想在她的菜园子里摘一些什么菜样回来。她下山后不久,我便将昨晚写好的两篇稿件邮寄出去,只得乘载拖矿车到七八余里路的欧阳山浮选厂去。
        我坐在熟人司机台朋友的旁边,只得不敢对司机员多言语,简短的说一两句话而已。就是一条曲曲折折的石头满地的土建路面的拖矿车在慢慢的爬行儿,简直就是一只只乌龟迈步;油门加大,速度也不算总慢的,爬上一个又一个陡坡以后,又迎来了一个陡坡;拐了一个弯后,前面又迎来一个山峡的拐弯处,折折拐拐的并且是坎坎坷坷的路面,接连不断,又不断接连的,就是沿着这条颠簸的山路上缓缓前行------
        透过窗玻,高高的蓝天下,好像拖矿车就要通向那天边的边缘去,就像又在游向一个新的世界里。看看右侧,就是高高的绿林巅峰,伸向蓝天。这时,路边的锋芒芦花花儿都把那头颅儿伸进了车窗里,与我的脸偷偷的快速接吻,又深怕别人知道这般亲昵的举动;我知道山下的绿林在笑我,呼叫我,虽然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微风吹拂,和着机动车声声,使我的全身颤动起来,甚或是坐在软垫的皮位上揉润我的感情,我怕迷醉在她的狂吻中,我只是把我的脸庞靠近她红红的唇边。
        展望左侧的山下风光,更是迷人乱魂,千尺百丈的深谷间,望而生畏,虎穴怕人。但是,快慰的是那尽收眼底、数百十里的庄稼们和远远的朦胧的山景和迷茫的远影挂着一丝丝薄薄的窗纱;通往城市的马路与货车路轨的车次在那里缓缓地前行着,更像一条条爬行的大海龟;绿油油的庄稼们和纵横交错的小白龙沟渠,包绕着乡村和乡镇,或者紧挨着县城那满目林立的繁荣昌盛的建筑物。一副大好河山壮丽的景象展露在我的眼前,多么美好的城镇家乡哟!我的心不仅跳跃起来,为我们的祖国高呼,为我们的中国歌唱,这里不就是象征着国家雄鹰的一只矫健的翅膀吗?拖矿车与我只是深深的鞠躬尽瘁的不止中。
       ------终于到达了欧阳山铜矿厂,拖矿车停下来卸品矿了。我便又沿着那条大马路,再往下走一里地处,那便是七峰山镇的邮电局了。问一回路边镇里的一位担粪桶的中年同志,才在周围找了两个回合,于是在那山坡镇的中段找到了邮电局。可是,真不凑巧,门紧关着了,这时候一位回归买菜的老师傅告诉我,今天正好是十月一日国庆节呢,顿时,我才觉得陡然的一次恍然大悟。
        当我再次乘坐另一辆拖矿车返回来的时候,小女儿皆是满头大汗的为我哭泣着洗尘,她的母亲还没有回来呢。我抱起床上婴儿的女儿说,你别哭了,爸爸告诉你,在某种意义上说,我并没有白跑呢。你母亲不是也正好提回了一篓子苕藤秆子青菜吗?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