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2015-08-07 00:32:39|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护士。千金小姐

        母体内部的孕育,母体腹中的成长,母体心血的甘醇。一个是埋伏在母体间十来个月的久坐黑牢,不见阳光的婴儿,也耐不住久久的封闭和困惑,就在那里面不断的抗争和拼搏,一旦梦想冲出围困已久的防锁线,她要奋力地付出流血和牺牲的危险,母亲也毫不畏惧,更毫不胆怯的宁愿那幸福和快乐的到来。
        下半夜了,不静的夜------风瑟瑟------
         孤零零的电灯下,我的妻子挺着个大肚子,也是一个丰收的果箩,她躺在了凉爽的竹床上,正在痛苦的挣扎着,也在疼痛的呻吟着,内心的剧痛忍不住地在呐喊着,正在大声地高喊着我的名字:你快来呀,士心——三石,你快来呀,真是疼得我快要命了------。“忍一下吧,忍着点儿,你再坚强些!”我正用一块湿毛巾擦着她额头上的汗珠儿。我的内心总是在呢喃着:“真正伟大的母亲!”妻子的双手紧紧铐着了我的双手,十指间就好像扣住了我的心弦;疼的血脉正在流传到我身上,同时传承汗流浃背。“接生婆马上就来,孩子她婆婆催促去了。”我轻轻地安慰着妻子,可是妻子整整的疼痛两个小时之久了,而这两个小时就如同坐上了整整的两个年头的黑牢一样,多么的难受难熬啊。我妻子尽量克制着呻吟,同时也制约着我闭闷的心魄。
        一阵子“哇哇哇”的声音啼落,告别了母体血的牢床,告别了牺牲的同心协力与合作下顺利地完成了又一次战斗任务,她又一次打下了一个大打失败既胜利的一回游击战。
       于是,抗日战争不成,抗阴战争胜利了;于是给我再添上一位来日准备作战的扶伤护士者——抗抗。


初夏。夜温和

        抗抗偷生下来后,不声也不响。都深怕张扬了出去,就连邻居的婶娘婆姨,姑嫂姐妹们知晓的几个人,正在偷生的小家伙出世就在下半夜的四更里,所以静寂寂的,正逢人们熟睡时分中诞生,巧遇公鸡啼鸣中降落人世间。
        夜,静悄悄的。人们都在静悄悄中,月亮和星星也静悄悄的来到了我门的窗前,同来观望自己的伙伴们,总是微笑着,也不声不响,蹑手蹑脚的,好像深怕惊醒熟睡的疲劳了的人们。嫦娥和星女群哟,温柔慈善的母亲的面孔,在慰问着同胞们那最小的妹妹。
        打破沉寂的夜空的是那公鸡的啼鸣。怪不得公鸡起得那么早的,也怨不得公鸡是那么勤劳的,这只是它永生的职责罢了,太阳神的催逼,才使公鸡如大地有这般投缘的差使的。太阳公公圆圆的通红脸,惊骇跑了遮羞的半边月亮的容光,反正你莫来追赶我,我只能是你的情人却不能做你的太太口服液。你梦想来玩弄我少女的盛情吗?不可能!没看见你这般痴情的脸。反正我一见到你,就拼命地撒开腿!你在东头,我就跑到西头去;等你追到了西头,我已经又出现在东头了;反正,我怕,我怕你。尽管你追得是那么急,那么快,也决不让你赶上我那最轻捷、最温柔的脚步------也决不会让你碰一下我那最嫩的皮肤。
        只有这样,我才不会告诉后羿。
        第二天夜晚,哥哥的嫂子送来了红砂糖和营养丰富的鲜鸡蛋;叔伯的嘉盛哥那嫂子也送来了鸡蛋和红砂糖,她还增添了几块绒布片。在这个安恬、静谧的夜晚上,静静地,悄悄的夜风和拂着心连心的人们。
        初夏的夜,温和、爽快、更是愉悦中。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