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2015-08-06 10:31:34|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母亲坚韧的脸

        母亲端过来的一碗温热的糖水荷包蛋儿,正还热气腾腾着,她端送到了我妻子的手上。“趁热吃——”头发早已斑白的母亲,温和地对她的媳妇说,“冷了,就没有鲜味了。”一个大清早,太阳光从那楼板下,正在五百个平方厘米的小方窗斜射进房间里来的旧粉白的墙面上,构成了一个黄菱形,牵着光柱追赶着太阳,不畏路途遥远中。
        初秋的天气,凉爽多了,就如炎夏的北京苹铁旅馆的天气一样。在我们这里最酷暑的夏天,早被轰隆隆的客运拉到了北京城。有幸参加了第三届北京苹铁诗刊培训班,学习一并增加了年轮。
        做饭的母亲,烤着火塘,烧着稻草把儿,眼睛是不是被烟熏肿了呢?结满了皱纹的双手拿着一个在菜园摘回来的葫芦儿,掐其肉尝一尝,怎么是这般的苦呢,涩味喉管,难吃极了。无怪乎,就在那十九日凌晨的四点钟,我妻何芳再添一千金,泣成一夜的红眼鼻子,眼包子肿得就像蛋蛋儿圆满,哑了嗓子,真是成了怪可怜的一个泪人儿。出外躲避足有半年之久了,十月播的种,次年七月又开一朵季花,是一叶伤心花,我的妻子她正扑在枕头下抽噎着,悲伤着,真是又一个血染的风采呀,只看见她的秀发蓬松掩埋了她的整个头颅。仰躺在竹床上的我,紧盯着的双目怒对那黑而焦的楼板底,呆滞的眼瞳------没有眼泪,只是沉默,一个劲的往心里流,------疼,只是在心上,揪魂的就是那心头刀,无奈心田搁放着的是一块冬天的冰,那样不肯消融。夜,深深的,漫漫长。
        为什么,门前那棵泡桐树上的蝉,总是嘶叫个不停?!甚至是那般的静寂?晾在房里的那竿竹篱的面粉,阴沉着脸也在垂头丧气着,面带灰色,甚而就在微微的背着我摇着头?原来是从那方窗中飘来的微凉透人的风?哦,天已经早就阴晦下来了。又该是一个夜晚的来临,这就是所谓的天意嘛!
        自古以来,人间最大的不幸,悲剧莫过于:贫富分化,儿女不均;才知,比比皆是呀。眼看远远的众座山峰和近在眼前的后底山背的那丘树林就是多么的阴森中。


“游击队”分队下山来

         傍黑时分,妻子高挺着个大肚皮子一步一步的缓走姿势,慢腾腾的就在我前面走动着;我推着旧永久轻捷的紧跟在她的身后,随她而行。
         一路上,港塍道上总是波波折折,或者说也坡坡折折的蛋石滚滚;港溪流水哗哗哗夹杂着链条盒的磕磕碰碰声。溪柳黑压压的有些儿怕人,路中早已没得人影儿了。只有我和妻子双双的脚步声还在轻轻。时间就是如此的宁静和静谧啊。
        从山沟沟里向山下平地走出来,那就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因为妻子就是一个超生游击的队员,又是一个偷生者,所以才是那样的鬼鬼祟祟的,甚至是匿匿躲躲的,不能光明正大的行为。我们已是“两胎姑娘了,还要继续生下第三胎,不能绝------”妻子说,“反正,从地方到中央,生一胎姑娘的罢休的有几多?种庄稼的和做工的,还不是偷偷的要生第二胎甚至是第三胎?就算我们犯了国法不错,执法者犯法的同样还不是许许多多的么?看看那晚间新闻或者焦点访谈的就不少了,还有暗地里的不被察觉的不知到底还有多少呢?他们的后面,肯定还有陆陆续续的毛头儿。不说别的,就是那抹牌赌博的遍地皆是,不说满地是草,总算每个角落里面躲藏着那么一些人儿。”她的肚子里阴疼了一阵子后,于是便在路旁歇息一会儿,我的妻子还在唠唠叨叨着:“何况我们老残了,毫无保障,退休了的工人有‘劳保’那个忠实的儿子,比起翻脸不认人的儿子来,不知要真诚孝顺一百倍------”
        说着说着,我妻子又一阵子皱眉头,肚子又是一溜子疼得厉害,就像悟空藏在里面翻腾着似的,还是让我的车子停了下来,扶着她在大路的旁边上的石块下坐下来休息一刻钟,甚至是要更长的几分钟的呢;肚子隐隐作痛时的她总是尽量忍着,或者忍住,她坚强的脸蛋苍白着而且继续地赶路着,回家去。
        七八里路的路途,总是走走停停,停停歇歇,忍忍痛痛,痛痛楚楚,都不无所谓;妻子都刚强地坚持挺了下来,腹部的剧痛,就是婴儿在挣扎,妄想提前来到这个美丽的世界中,观观光,瞧瞧父母们;当然这种疼痛是男人们永远也无法体谅到的滋味,终生也难以体会到的煎熬;我只有从妻子那面孔上的表情里透露出一些难忍的羞痛和苦楚来,同时是一张无地自容的痛丑与喜悦。
        艰苦的途程,有如爬山涉水,有如那步步攀岩洞。我都全然不知道,我都全然麻木着,我都全然痴呆着,只是心里有那一种不安的感觉罢了。黑夜只是越来越沉了,田庄和山脉全是一片黛黑,从那田秧的微波里,夜风正在苦笑,凉爽不了初夏的闷热。疼的热量和活动卡热夹杂在一起逼迫着我们俩。
        烫红的月亮,走出了舞台。它站在那山巅上,正在迎接着我们俩的前行中,照伴着我们俩,不,我们三个人,就是母体里面那即将要分娩的下一胎。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