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2015-07-02 13:07:11|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沙路

        五月二十四日,天气真的好晴朗。清早,我和妻子何芳一起走到老塘薯地里去抓薯灰,由于稻草灰陈放在茅厕的前截里,每次下雨天的雨水都要漏进稻草灰里去,因此稻草灰都很潮湿,何芳挑起箢箕担走在前面,我挑的一大半破箩筐的稻草灰跟在她的后面边走边行着。这时,我觉得自己的肩膀上就很有几个斤两儿,但是走在我前面的何芳却毫不在乎的样子,然而我就掉在后面已经走不动了,又一路上是上坡的路段,因此,我很慢很慢的走着。
        老塘里的这段路上,简直就不是路,你看,中间早被大水冲成了一道深沟儿,都是山水冲刷掉了路面的泥沙或者说沙土粒,于是路面剩下的则是窄得不好走了,路沟沟里还有一堆湿草灰呢,是别人不小心倒掉了的稻草灰,或者说是绳索断掉了的遗留,这都有可能。肯定是脚踩路沟边处踏沉滑了下去,倒掉的草灰堆,这堆灰是有人捧了些许起来了,最后还是留下来了一部分在那里的。“这路怎么走呀,简直不是路。”妻子嗓着嘴巴,拣着凸出的路面而走去。我说:“这有什么法子呢,五月的雨水下得实在是太多了,把一个好好的路面,冲刷得不成样子了,这正是所谓的天意嘛。”
        走着走着,何芳说:“你们村那看山场的人不修路吗?”“修得了那么多?公路道道有多少也得等慢慢的修过来啊。”其实这只是一种安慰罢了,也罢,看山场的人当然不会为你看路的,如今的共空场所有几处是干里干净的?就拿本村的晒场来说吧,伏天的晚上,农民们辛苦了一天的躯体,都想在旷野外的场地上,放上一口竹床,舒舒服服的度过一个个凉爽的夜晚,不巧还要受那蚊子的叮咬,蜢子的摧残,有什么办法?本来室内场外充满了蚊虫,又要碰上场外的不干不净,什么牛粪、猪屎等到处都是,垃圾堆的散乱到处都有。黄牛、水牛又没有牵到牛棚里去,都是乱系在土坡上,因此,蚊子到处乱飞,蜢子到处横闯着,这些垃圾的地方养肥了蚊虫,这才知道屋里的蚊子,为什么这样大大的一个个儿,就在蚊帐外嗡嗡嗡的炸响呢------
        如今的什么工厂,超市到处都是。田地责任制了,容不得你集体观,各人只管得各人的,只要自家的门前干干净净,屋内无灰尘即可。至于门外的场地是公共的场所,用不着你操那份心,烂那份肝。即使你共产主义思想也无可奈何,公家的场所要比你自家的场所多得多呢!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