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2015-06-28 11:09:24|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残梦

       “轰隆隆------轰隆隆------”一列火车自北沿南方向驰驶。这是一条崭新的火车轨道,在我家门前缓缓通过。
       这是一个极其便阴的天气,没有朦胧的太阳,村庄上门前畈的轨道旁的田塍路上,正有几个瞎子一起跨过那火车道轨,火车轰隆隆的声响在长鸣着。然而,他们三三两两的刚一过去,火车头儿就从他们的身旁驰驶过去,“好险呀”在一旁看火车的人们,都一律异口同声的说着。在我们村庄门口筑路的工人们,正在拉立起火车路旁的电线杆。
        这时候,一头肥猪从火车道上横切过来,后面紧跟着一个戴帽子的男子汉,刚刚跑到火车筑路工人的面前,这头猪早已经死亡了,原来工人们提前打死了它。戴帽子的汉子一到,他已经追到了自家门前,刚好妻子出来就同这伙人吵架拌嘴着,与他们多半是四川人争吵着要他们赔偿。丈夫立马赶到家,就闹着工人们为什么要这般无理,突然拿起了相机拍照着这帮人的合影,然后就拍照一旁的看热闹的人们。男子汉还移动着脚步子,好像是一个好强的摄影师,他很会取角度及取一些巧妙的摄影法。他说:“我要去告你们,无缘无故的打死我家的牲猪,这两张剧照将是我家的最好佐证。他们总会为我说句话吧,你们不但不赔偿,还要咒骂他人,是不道德的。”这样,大汉子他便在我身上拿出一根带子来,往上一甩或者说一丢动,却立马绑住了我们兄弟三个人,不知怎么回事,我哥哥、老四都在这里看热闹,正好系在脚髁上了,似乎还越来越紧。然而,任何别人都没有绑着。好像这头猪便是我们三个打死的,绳子绑着的人便是凶手之说,果然与旁人无关,说什么好歹就是你们三个人,不然,怎么偏偏是你们三个人上绑了呢?大个男子汉就以绑绳者为依据,并说着:“你们该是倒大霉”了。
         这样一来,我们三个人拼命地想法脱开去,可我绑的绳索好像又越来越紧了,哥哥和老四自然是脱开了绳索,跑开了去。只有我的脚上绳索就像那紧箍咒儿,后来我的手在自己的身上乱摸到了一把小刀子,才得把绳索割断开。当我认出来这大汉子是我初中的一位老师后,好像什么都明白了。他家的门牌上悬挂着“摄像贮蓄所”,我才知道老师是一个万元户哩,银行旁是他家的新盖的住房,还是有阳台的两层楼呢,我正随他不备的时候,搏一搏双手,好像长出了一对羽翼,马上就一个劲地飞走了,到了另一个世界里去------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