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2015-06-25 18:01:34|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不幸人生将刚刚开始

        “三秋”就是农村里的农忙之一。所谓三秋,也就是秋收时节,割了晚稻后就会紧接着挖红薯,起了红薯又得马上播种麦子,这样一来,简直就是忙得不可开交呀,忙得你也不亦乐乎。
        老四出外做泥水匠去了,只剩下我和哥哥在家里负担着这一切。于是,我整天随着哥哥的吩咐去野外和他一起到地里或者田畈里干着农忙活。直到夜晚还带着极其疲惫的身躯躺在床上睡觉哩,四肢就是那样的酸痛,腰是那样的疼痛,一躺下床上便是一动也不动了。况且,我的身子是那样的虚弱,躯体是那样的消瘦,弟兄四个,唯我这个老二身体最差,又矮又干筋,听人说我出世的那时候正是闹饥荒之时,没有吃的,三年自然灾害,正是大办炼钢铁的时候,可恨的年成,病又多又爱哭泣,我才明白母亲生下我来,便注定了我是一个不幸的一生,已经从那时开始了。
        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当然是为了生活呗。白天里一日三餐,吃不上新鲜菜,早饭吃几个红薯了事,不吃任何青菜;中午的稀饭里也只好吃一点什么“坛封菜”或者叫“淹渍菜”,晚上的白米饭里还是那腌渍菜,这样的规则生活重复着三秋之日的忙碌,一切繁重的农活只得吃些没油没盐的饭餐,农民们大多重复着这样的日子,繁衍着人世。吃草的耕牛,拉犁拉耙的农民们与那老牛到底有几许差别呢?我,要诅咒这极不公平的贫富极端分化的社会!农村里哪一个当官的,不盖新房?哪怕是个七七芝麻官甚至是个更小的官员仕途,他们早先在生产队时就准备了屋基地产,兄弟顾及后,还留有三代后的房基,好像在实现他们的远见卓识吧。然而,我家里兄弟四个人,就连一间房基都没有,甚至是连一处厕所大的基地。我的父亲太忠厚老实了,他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分子,就连我们几个孩子的终身大事都无能为力管它,每年就理那么两三百个人的头发,一年到头来的东家欠来西家没的,平时收到的只够管得去家庭的油盐儿,我们这几个孩子的终身大事他总是不闻不问,房基的问题就更不用提了,或者说操心了。他根本也操不了那门心事儿。为什么人家能为子弟们或者儿孙们打下坚实的基础呢?一些稍有一点智谋的人家大人,把自己的新房基发展到古老的自留地的菜园上去了,丢下老屋丢下了多年相好的老邻居,搬了出去,总之住进了新楼房!
        然而,还有极少数人家的菜园在他们新楼房的中间处,青菜在那儿一个劲地枯死。因为他们的鸡鸭猪一出来就搞了个一塌糊涂,因此穷人家就连青菜都吃不上了。可恨、可恼、又可恶!前天傍晚时分(也就是初一),生产队长邹胜啟叫我晚上到国财家去开群众大会。“就我一人吗?”我问。“不,你们去年修水渠的几个人,也就是你们四个人的会议。”饭后,我洗了脸、脚,就到群胜弟家二楼上去就寝了,没有理会他。
         我的烦恼就在梦乡的世界里慢慢地消失。
         关于去年秋,修水渠打架一事,工钱没拿一分不说,还倒出去五、六百元钱,予以被打者治病,不然派出所将要把我们捉进乡牢里去,那滋味够你忍受的哩!结果,还是生产队里抽出承包的工钱来,才免去了我们的牢狱之灾,也就不受那份牢罪了。事后的我们四个人会议终于揭晓了,每个人摊下去有一百四十多元钱,这是队委会的决定。我们四个人定松、政军、时忙和我一同想了想:都是高龄的穷光棍,找个老婆还不知要花多少钱哩,我们还得起吗?今冬交得出来吗?这时的我已经二十六周岁了,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对象,还没有钱去上门,眼看就要吹风了,你叫我从哪里去拿这一百四十元钱来?难道要逼我们去抢劫不成!?大队长国财说要把我们送到派出所里去,那好啊,我们巴之不得;好吧,让我们四个人坐一回监狱尝一尝也好,尝尝鲜也不错,黑牢到底是一回什么滋味,或者说什么味道吧,人心难测嘛,没有人同情我们四个人,反而要把我们送进牢狱里去,送就送进去吧,快点!
        之后的去年冬,我们四个人准备将这笔款子还清了的,可惜又在太子的大王洪桥红砖厂里又继续打了一架,我们不但没有还账,而且将那红砖厂所做的钱彻底地交给自己人被打伤的治病了。在那里做工的工人,最终也只好两手空空的回家了。包括我们自己的几个包头人。我们真的是很过意不去,也无可奈何呀,他们白白的工作了一段时间,尽管他们年冬不来讨钱讨债,我们的良心也大大的过意不去啊。谁知道我们几个包头人,照样没有拿到一分钱不说,甚至成了日后的大债主。
        不该成债主的几个包头人,将永远欠下了做工人的一段血汗钱呀!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