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2015-06-22 12:48:09|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大意的父亲

         走进东角山村的医院门口,我父亲便由老校长张步良老医生主检,他虽然是个年过花甲的人了,但他的身体依然健朗着,健康而结实,可是门牙差不多都快掉光了,只剩下闪眼的可见度的两三颗缺牙。他那最拿手的跌打损伤的技法,广传小箕铺范围内以外的几十里地处,可以说是屈手可指的唯一。我的父亲因在我外婆家的村庄收捡队屋的瓦盖,刚刚上去队屋瓦盖的边沿上,就在那两三丈高的队屋边缘处,由于楼梯脚从八仙桌上滑了下来,连人带马一道栽倒而飞下------楼梯脚他没有绑紧绳索,因而跌倒下来,折断了手臂,真是万幸中的不幸啊!或者说不幸中的万幸啊!总之,人,已经躺在了医院上了。
        在大箕铺医院这里诊治也已有十天之久了,只因前段时间忙,我没有时间来这里,碰巧的又整天的下雨中不见了天日。我哥哥在家里犁田搞秧田一类,而我正好又在人家做木工之途中,然而没有来照应他,可是父亲已经在自己的家里卧在床上又十多天了,住了十天的大箕铺卫生院不说,医院内昨天这个值班,今天又那个值日的,真是鬼混唐朝,稀里糊涂的,一点好转的动向也没有,而这里的接骨法只是唯一的上夹板什么的,一天几次西药或者挂针水儿。父亲的右手这时候果真变了形,再也不可再推拿了,差不多已是定了形,已有个把星期的时间了,所以只好这样罢。医院不管用的诊治,的确耽搁了事务。我父亲住在这里也差不多有十来天了,是由一个张医生主治的,每天早饭后来病房询问查看一次,吃中药一副,每天三次。罢了罢了。近两天来已经有所好转儿,我就给父亲穿了衣服起床,他可以直接行走了。在这两天之先,是决对不能行走的,每天躺在床上,一日三餐都是让人喂到嘴上去的,大便小便就更不用说了,整天整夜就是喊叫的疼痛之声,我听到这种声音又凄惨又真的腻烦人,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总之,父亲的双手麻木剧痛,真的是不能自己了。
        我父亲这两天虽然有些好转,也只是我与他穿好了衣服起床后,自己能慢慢的可以行走而已。可是,父亲的双手的确不能够弯曲了,又无力而软绵绵的,所以吃饭还要我帮忙着,他吃大活络丸,喝豹骨酒,饮水喝药全靠别人来帮忙打发。父亲今天早晨一起床来,就去观看太阳出山去了。饭后,他又到黄泥铺学校去参了观,还去视察了中学附近的东角山村石粉厂,听我父亲说昨天下午到东角山铜矿那里走动旅游来过,说什么还从来没有来到这个地方去的话,似乎说着还蛮有幸似的。
        由于,今天白天里还没有睡过小觉,大概视察感觉非常的累,疲惫极了,才一到傍黑七点钟就上床入睡了,没有吃夜餐或者说吃夜宵,他已经倒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了,一定是很累很累了吧。我父亲的右手用棉纱布挂在他的脖颈上,颈茎极疼的,因此一倒下去就进入了熟透的梦乡中。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