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2015-06-24 17:53:31|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一

        我和她在某处约会,真的没有失约,都来了。我非常高兴。这大概是在八流大队吴俊村的地带,我俩相会了。她的肩上套着一挂棕红色的时髦小坤包儿,穿的还是每天洗后的那两样衣服,上装是那短袖的不显眼的衬衫,带旧色的那种;下着短裙深红耀目,脚着中高跟凉鞋配上那双好看的菜绿色的袜子。你,虽然不像那天仙女般的美妙,而是那样的平常女子,朴素大方的模样,真的令我羡慕你,羡慕你呀。特别是你那后背上的两根麻花辫子更是让我倾倒的心,你落落大方,更使我深深的敬慕你。
        就在这里做付工的姑娘们,就算你最朴素、文雅了,你没有半点的妆饰,这差不多的与我一样,我也是一个忠厚老实的小伙子,一点也不爱修饰自己,最多早晨起来梳一梳睡乱了的头发,总之我是一个极其平常的普通男子汉。我记不清这是什么时刻,然而多半是上午时分,这时我们一见面你就轻轻的笑了起来,那是一种自然的又是默默含情的笑。你走近我的身边,笑着对我说:“让你久等了。”“你来了,我也就高兴了。”我说着自己也欣然地笑开了,是那种十分舒畅的心情,我们俩肩并肩的走着,一路上走着聊着,不觉一会儿就来到了小箕铺街某家店铺的一处布店,顺便扯了一段比较你喜欢的料子,准备做夏天的连衣裙用,你非常满意,我从心底里也高兴极了。店铺里的营业员们也拍手称好,一些较馋的小伙子们望着我们俩的脸,也红透了面颊。于是,我们俩又来到了一家裁缝铺里,告诉了缝纫女老板要做连衣裙的规格及其模样儿,你真的很满足,在你的身旁,我的脸总是堆满甜甜的笑容。
         缝纫铺里的裁缝师傅大多数是学徒工,可是漂亮的女性或者说女孩子真是不少啊,唯独没有港边吴俊那个姓吴的叫何芳的人,那个人就是我初春开亲对戚的那个女孩子。正好今天她没有来,你听信了别个姑娘的话语说我已经有了女朋友,我说我自然要了你,再也不会收受于她人,你不相信我的话,这样你就和那个姑娘一起去吃了中饭以后,一窝蜂似的说什么要吃我喜糖一类的话语,就都奔走开去,留下我一个人儿。你们都去了,太阳底下的我只好追赶了一段小路程,你就和那些姑娘们终于都离开了我。我失望极了,谁知你和她们一起吃喜糖去了?!然后,我就再也没有看到你的影子,我久等的眼睛只留下痛苦的泪水,在那里久久凝视着,追寻着失去的我心爱的人影子。------
        一觉醒来,才知道就是一个十分酸楚的梦幻,这个奇怪的梦幻给我留下了一个深深的痛苦的印象。

                                                                        二

        我相信这是一个梦,一个完全成熟的梦境。你已来到叶家庄工程队里,我第一个似乎对你产生了好感,说实在的,第二夜我就同你和国汉兄弟两来帮你和桂香一起上车砖,一直搬到夜晚12点钟止。干活途中,我们扯了一些闲话,我会不会在你的脑海中留下一点点的印象?我不知道。
        我的蚊帐子破了一个小洞口,蚊子经常来侵袭着我和小石两个人。我们睡在教室里的开门旁边,一个床铺就在那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最是倒霉,一切的家业随他们选用,比如斧头、锯子一类,最明显的是瓷缸,不能存放,所以不见了那是常有的事,因茶水缸就在门前走廊的墙角下。一天晚上,首先我去到女寝室里面去玩玩,准备叫你来缝一缝的,可是你和家乡的几个大姑娘都在野外或者说工地以外的地方乘凉着,坐在那半高凳子上,还有几个同姓的小伙子们在一起。宿舍里只有细候、美新在这里,因此便叫了她到我床铺那里帮忙缝补一下洞口,她来了。可是没有针,我又亲自到你那里找你借去,你果真给了我,你还问我有没有人缝补,就顺便来到了我的床头旁,用我的茶缸喝了半杯茶后,正与相碰我去你那里接线的途中,你关心我说:“有人补没有,小邹?”我说:“细候在呢。”于是,我又随你一道进去你的宿舍里取纱线,你又给了我了。正好女孩睡娇要我帮她安一个破桶的提柄,我就拿了钻子来,剪了铁丝,帮她安装灰桶儿。这时候,你也在这里看我安桶儿,没有乘凉去,我很是高兴,你在我蹬下去的前面摇着纸折扇儿,还说家里的家长父母亲都怪罪你读书之事,因此放暑假的时间你就来到工程队里做付工了,我说做大人的必须关心脚下人的前途,下一代总不免要听到大人的一些闲杂话,受一些气儿,几天过后就没有什么事了。
         你一走便了之,出来也许舒服一些,谁知出门挣一个钱很难很累,的确如此。你问我有没有小说一类的书本看看,好像知道我是一个爱读书的人,还说你还喜欢武打一类的小说;我说自己不大喜欢武打的,爱看巴金的三部曲《家》《春》》秋》之类悲剧性的版本子;你说你也喜欢这样的书,并要求我立即回去拿来《红楼梦》这本古典名著,我说这几天正忙着干活没有时间回去,但是我也真的很想回去拿来交给你看,可是没有回去的我,实感惭愧,遗憾得很啊,请原谅我吧!记得我们俩在对话时,你说要我带你当学徒工,这当然是开玩笑的话语,我说一个姑娘家受不了,推刨很累的,要用大力气蛮力气才行的。你看武打的,我们俩又是恰恰相反之,因此睡娇还笑话过我们,当时我知道自己的脸,已经烧红了。
        我曾记得你在学校的水池里洗衣服时,我正去洗自己那枚脏梳子,还是你亲手替我洗去污垢的,几次我到女宿舍里明显的是去找你的,借刷子洗梳子,你都爽快地给了我,总是要同我说几句话儿,轻言细语的你使我倾之于心。然而,双抢之前你说过你要不来做付工了,当时,我真的是有一丝儿的痛心,生怕你真的不来了。农村的双抢一完成,我就转到了工地里来,你又回来了,我的心情一下子也快活了许多,因为整个工程队里的女孩,唯有你知道我的真面目,就是一副愁悲的面孔,这大概都被你看了出来,甚至有一丝的同情感或者同情心,我真的谢慕你,我真的喜欢你啊。唯有你一个人了解我的心思,这样的我才越来越对你产生了好感,好像你就是一个我最知心的人。我开始我对你的追求了,以自己最大的努力勇敢地去追求它,因此你又每天都在我的木工棚旁筛沙子,我都多次地在凝视着你,寻你那双明亮的眼睛和那对惹人爱的长辫子,你的双眼好像也在偷看着我,是吧?我们俩的眸子经常的相碰着,那也是常事了。有时还碰触出一些火花儿来。
         因此,我就更大胆的一些了,只要一到姑娘们的寝室里去,我就主动去找你,同你讲几句话,亲口叫你帮我洗衣服儿,你都快快的答应着,没有半点吞吐,洗好衣服晒干了以后,你都把它们折叠得整整齐齐的,你竟敢将那衣服送到我的床铺里来;有时,还是我路过你的宿舍门前,还是你亲口喊我小邹,或把衣服直接交到我的手上,连同我的洗衣粉。我知道你帮了我不少的忙,我自己才觉得自己要快活得多了。
        谁知道你,没有说一声“再见”,你就拿着你的付工铁锹和着你的草帽,以及小小的坤包儿。就在一个下午太阳慢慢的离去的时候回去了,看你那急急忙忙的步子迈得是那样大大的,好像不肯回头一望的你,怎么也不知道教师宿舍四楼底层的背后,门带窗的旁边,还有一对目送姑娘远去的背影,正是那双似笑非哭的眼睛。这双眼睛曾经对你充满着挚情的爱慕,是一种非亲兄妹的爱——那就是我呀,一个名叫志磊的少年。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