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2015-06-21 07:42:26|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清明不明

        谷雨要雨,清明要明。不假,早晨的不假,早晨的纷纷细雨漫天飞沙,饭后就吹起了西北风了,天,虽然很暗,但是毕竟无雨了。如今的清明要明了,再也不是那“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的时段了。我站在东角山村的保健室的二楼上,看着那眼前西南畈上的情景,漫山遍野的黄灿灿、绿油油的油菜花,迷人十分,雨后虽然没有太阳光照的景致,总该是一派生机勃勃的吧!
        九点余,天气朗开多了。路上虽然有些湿滑,泥泞难走,而这一年一度的清明节的祭奠或者说祭扫故墓只有一次,非祭祖不可的了。机耕路上,田塍路上,山丘的坡路上都各有男女老少的一群群或者是一家人,强壮的年轻后生家都抬着壁祠或者基碑脚走在最前面,在各队的领先中,其次的提着一篮贡品加鞭爆,再其次的就是紧跟在后面的一路行走的一些人丁们,各路的春风给他们的笑脸增添了许多兴致的心情。
        然而,我的脸孔却没有一丝笑意,甚至是要为自己的亲事流泪了。自从我的父亲住进了医院后,我的心就没有快乐过一小时的光景。因为我一个二十六周岁的老青年了,就在今年农历的二月份,刚刚开好了一门亲戚或者说刚刚对象过,已经花了两百多元钱了,再加上父亲这一住院治疗又用了不少的钱款,自己还得在这里服侍他老人家,耽搁不能外出做木工去,更是损失了一笔大账,怎么叫我不心疼流泪啊!又因为这几年来,我从没有进贡过太公祖坟,又因为祖先们难以护佑我家的不幸和灾难太多太多,不但没有保佑我们,反而------就我个人身上包含的永远是不幸中,故我历年来一直不肯去向我的太公太婆们作揖进贡的。
        远处的杉林里,麦丘间,黄色的油菜花丛中鞭爆声声,总是接连不断的------我的鼻孔里似乎还在吮吸着那火药的香味儿呢!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