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2015-06-20 07:55:08|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盼望总日晴

        清晨,我送老四去叶花香赴水南湾村去做泥水匠。老四推着一辆“百灵”,我紧跟在其后面,一出门太阳也升山了;顷刻间太阳又被那蒙蒙的朝雾所吞没。
        一路上,水凹处星星点点,推着走着,寒意逼人,朝雾制人冰凉,迫使你双手不得不要轮流的插在衣褂的口袋里,任其取得温暖之安。徐徐东南风习习,古塘塍上衣架上坐着的我寒身三分,悬空的双脚甚至是冰凉冰凉,就好像失去了知觉一样,风儿阵阵的寒酸去。柏油马路上的汽车三三两两的来往,路旁的柳枝嫩叶随风摇曳,骑车的人都是一个劲地踩着脚踏,放任车轮的飞驰。搭车的乘人感觉车儿愈快愈冷,冷风就愈透骨髓儿;驾驶自行车的人内热外凉,这种滋味肯定大家都已尝过。
         车轮飞奔向前进,车轮愈平稳,后座的我就愈不安。只因为昨天下午四点钟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初中的老同学吕召胜,刚好下东角山的下坡路段。听他说,他蛮有幸的,刚刚毕业回来在大队铁矿厂干过活,并说:“那简直不是人做的话,我每天同人家一样干完分下来的活儿,总是说我的活儿做得不行,批评的对象总是我自己。那样的做活简直不是滋味。”“如今你在乡镇府搞民政工作,混的还不错吧,尔后有事儿说不定要靠你老同学帮忙哩!”听他自己介绍的经历,我才这样笑着同他说。他也说的是,以后有什么事情能帮忙的尽力而为之。相处半个多小时以后,互相了解了对方的现在以及近来的情况后,就这样地不舍地分手了。他自行车的铃铛鸣自吕家的东角山村的马路上了。而我与他恰恰走的是两个相反道路的方向,也就是正好的相反错位,我架着一辆“春燕”牌自行车而归。
        在回家的机耕路上,同吕冲大庄屋的相智兄弟两正好相遇,正在邹马村的机耕路的交叉处,顿脚了一回,正值傍黑时分,相智说:“小溪哎,去年在阳新太子红砖厂做的工钱该结了吧?”“还没有结账呢!又没人又没钱去打官司,四个人早就散伙了。”我说说搪塞着。相智又说:“反正我们俩不能白做,你们把账算了,摊到各人身上,让我们日后直接找对象,免得我们非得找你们四个人不可。”“哎哎------”两声便是结束语了。这样,我便道声:“你兄弟两到屋里吃个夜饭了再走吧。”他们两异口同声地说:“好——好——好莫讲理。”便推着车子回转去了。
        ------
        来到了叶花香,老四他便正好下来了说:“不要送了,那边的路都是陡坡路段,不好走又危险,还是自己走去水南湾算了。”最后,叫我自己骑车转回来,这样的我们兄弟俩就分手各走各去。在回家的路上,我想:一天雾沙三日雨,要是有那三日雾沙九日晴就好了。人们,特别是农民们都希望着能有个几日的久晴天哩。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