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2015-06-19 16:25:33|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春雪纷飞的时候

        清早,刚刚冒出来的火红太阳缩回去了,就像见不得人似的,如同农家女孩初次见面对象的怕羞面孔。
        天阴晦了下来,空中降下的那冷气流是多么的逼人,由不得你要在夹衣外面披上棉衣或者棉袄子,这样就会使你的全身得到温暖,和增加热量;否则要叫你哆哆嗦嗦战抖个不安哩。我的紧绒夹的外面裹上了丝棉袄在身上,前一段时间也没有穿了它,就是说还没有派上用场,今天它又回到了我的身体来。添上了它身上的确要暖和了许多,再也不是畏缩的模样子了。天,毕竟是天,冷是它的自然规律,早餐一吃,整个身子又增加了几分的温暖。
        沿小箕铺街马路去三角桥的我,一个劲地踏着自行车的脚踏,扶龙头的手早已冻得麻木了起来。改变了一下左右手,轮流值班,这样好多了,相互化解冻僵;左手扶龙头,则右手插进拉链褂袋子里,或者反之。
        正是风雪交加的时刻,雪籽就像豌豆那么大小,圆溜溜的下个不停。扑面而来者,扑面追雪者返之,唯有我者顺雪而去,只管朝前进行,雪籽茫茫地洒落在我的头发上,碰打在脸上打得我蛮疼、蛮痒的,面孔甚至不可忍受了。这时候在马路上或者其它的小路上的人,总是急急忙忙地行走,多半的人已经躲在人家的瓦檐底下避躲着,一些商店或者餐馆的门前了。密密麻麻的雪籽不停地下着,躲在瓦檐下的我又冲了出去 ,直奔三角桥曹送家打铁铺的门前。雪籽似乎越来越大了,就像雨丝又像鸡毛斜飞着,冷风飘飘。我的自行车终于停在了三角桥曹送家的打铁铺门前,头顶上早已经布满了雪籽和雪花,原来雪花早已漫天飞舞了。大雪纷飞,山山水水尽皆染甚。
        我在打铁铺的炉前烤着火儿,边观看着苍天茫茫的大雪。其中,这时间的一包“游泳”在三位年轻师傅的面前,进行了几个回合,差不多要分光了。我想,大雪在飘舞着,山山水水在挺立相迎它,任其在自己的脸庞上铺厚面霜、俊俏躯体儿。俗话说:“瑞雪兆丰年”嘛,也就是春雪能兆丰收的大年吧。由于,春雪可以杀死新的一年里的害虫,病菌,落下来的春雪都融化了,没有堆积,愿它在明天的阳光下融化的更快,化成缕缕春水,滋润一切生物的生命,天天向上。
        半个钟头后,大雪纷飞中仍不肯示弱,鹅毛大雪漫天飞舞着,世界白花花的一大片。我所要取的锉子还没有打好,也就是还没有完全成功,然而,我却不能在这里久等了,因为我父亲还在医院里治病呢,我还得急速返回来奔赴那东角山村卫生院去。因此,我只好告别了师傅们启程返回家,一路上我忧心忡忡,迟迟不语,我想锉子一打好,父亲的病也就好了,这样我就能出外做木匠活了,不是这样的话,我既不能做木匠,还得去照顾我父亲的病况。
        回来的路上,仍然面迎着乱旋飞舞着的大雪,雪儿飘呀飘------我的车轮飞快飞快更飞快。躺在床上的病父,还在等待着我,吃中饭的时间到了,可是老爸还正等待着我的归来呢。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