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2015-08-05 07:40:59|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诗之爱

        一封来自中国作家协会诗刊社的邀请函,把那遥远的一个湖北佬,大冶市大箕铺镇小箕铺村的名叫邹志磊的诗友,带到了北京石景山苹果园地铁旅馆的“诗人之家”的家中。
        从武汉坐无硬座火车的246次列车,一路上站站立立,一会儿坐着包包子,一会儿蹲蹲地板儿,我就这样的整整颠簸了二十多个小时的车程哩。下了火车,已是第二天凌晨四点余,等待了半个多小时之后,买了张市内交通图看了看,又坐了一会儿包裹,紧接着就是那五点钟的地铁大门已开,于是又同一张张不熟悉的脸孔一道请进了地铁的开放大门中。看看许多许多搭乘火车的乘客们,都是拥拥挤挤的,多余牛毛的人,都慢慢的才上去了地下的列车,五毛钱的地铁门票,从上去列车,再转至列车一线路中,直到地铁的终点站苹果园站下车,真是很划算,就是砸破了一枚鸡蛋儿。整整的又坐上了一小时有四十分钟的列车,或者说是在地下的龙宫中滑行。
        走错了一个出门口,进公厕方便一下,问公厕营业员寻地铁过街的“仙岛商城”西侧怎么走,就这样我才找到了北京石景山苹果园地铁旅馆的“诗人之家”中。我径直的往里面走,敲一楼117号房间的门,这时“请进”客气的话语或者语调,一下子安慰而又安稳住了我的心。突然,我面对着两双生面孔,询问了几句后,一下子便熟悉了起来。于是,年轻的黄老师让我在他的床上休息,然而,我的确是累坏了,真的困得要死,从来还没有坐过火车的我,况且一次就无硬座的站立,坐坐背包儿的二十多个小时的列车呀!老实说,我这一次的确过了一把足瘾儿,坐立不安的乘火车的苦味道。我终于放下了包裹来,不顾其它的一切,脸也顾不得擦一把,就是不要脸了,刷牙也更不用说它,我一下子便倒在他的床上,呼噜呼噜的躲到了梦乡里去。
        醒来时分,我被一张棉绒毯子盖住了全身,我知道我已经舒爽在温暖的“诗人之家”中。


吃水饺

        坐在苹铁旅馆门前的一家利群餐馆里面,我一个人坐在一处角落处,斜对着摇头电风扇的风力,说什么餐馆里还是闷热的慌。
        我总是咬着牙关,或者说咬着不是完全准确的普通话,向服务员只要了半斤水饺子,跟那女服务员慢慢吞吞的口乞地讲话着。“稍等片刻,请你坐下——”服务员很客气的话语。这样,我知道坐在了一把椅子上,静等着不动般凝固似的了。就一会儿,服务员小姐,稍扭动着自己还算曼妙的腰肢,端来了一杯茶水,送到我的面前。我看到“市内”顾客光临,一家子三口四口的或者小伙子们的三、四个人,再者是成双成对的中年夫妻对甚或是年轻的夫妻们,都在那里喝着我不知道的不知名的冰冻啤酒,吃着辣椒炒肉片一类的餐桌上,香甜可口,边吃边聊着,有的边唱边笑着,一起品尝着烤鸭肉,烤鸡腿一类的风味儿,真是开心着呢。他们多半是头戴旅游帽子,脖颈上掉挂着一部部照相机的人们,预料他们就是旅游北京的名胜古迹的使者们------
        我坐在那里只是觉得心里很是酸楚的模样,或者说寒酸着,因为电风扇时不时的对着我放吹着阴风凉爽呢。终于,水饺子端来了,独个的鱼碗碟子,我只是抬不起头来,好像自己的脑壳子突然加重似的或者说装满了铅块似的,有些失调的样子,或是头晕中。轻盈盈的脚步声,就是服务员小姐翩翩而来的风姿,就在我的餐桌间亭亭玉立,不正像那出淤泥的一朵朵洁白的荷莲儿?或者红裙套装的,朱唇挑眉的,好不叫人谢慕哟、赞叹不已的时刻,飘逸出一股股的花香味。我只知道自己好自为之了。我真的晓得就那一盘子半斤重的干水饺子,就是三块五角钱的高价,要是每餐都按照吃一餐一盘子水饺子的话来计算,一天也得花它个十几元的哩,我怎么消受得起?!
        在我们农村卖苦力做杂工活的人来说,仅仅只值十四元钱一天的功夫钱,还得起早贪黑的回家啊,我真是有些儿舍不得呢。既然人已在外面了,总不能不吃饭吧,只是每餐以最低的价钱而已。这碗干水饺子,就勺一点儿醋,酱油辣椒粉什么的(这里只有这三种配料,或者调料,水饺子是从白开水里捞出来的)就吃起来,我真的吃不下去了,这种款式的酌料方法我们家里从来就没有这个习惯的吃法,或者它是北京小吃的一种风味吧,或者方式。我只得按照自己家乡里的常规,另叫服务员小姐,加一汤匙豆油(这里没有猪油,也没有味精),只端碗水饺汤来再加适量的食盐便是,中和的搅拌着,然后就这样拌匀它,我这才慢慢的把这盘水饺子硬咽下了肚子,总算吃了个饱饭。
        电风扇送我,目送着我笑盈盈的,最终送我灰溜溜的出了厅门。盘算着一汤匙的豆油,也得收费五角钱,真是可怕呀!这次来京学习,住一间四人一室的三楼大房间,一夜住宿费就得十四元五角整(包括城市建设费一元钱),还是学生费学诗的优惠价呢。可怕的不是诗,而是这每天食宿的优惠价格啊。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