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明月共知晓》散文集  

2015-07-29 17:24:22|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简陋书屋

        凌晨。一觉醒来,听到那山脚下清泉的流水声,哗哗啦啦的唱响个不停,悦耳的鸣曲,远远的听见门前畈外那隆隆的咔嚓咔嚓咔嚓——凑着的笛声,就在夜的静谧中悠扬嘹亮,我被这种诗意般的灵感所激发,也被深深的打痛了我的心,干扰着我的情绪,激起了我那沸腾的热血。
        昨天。我的纪实文章《怀念岳父》和《初秋之夜》两篇参加了武汉东西湖中国当代作家代表作陈列馆的汇展,叫我好不欣慰,真是长夜难眠啊,喜出望外的心波难以平静,深感自豪着,这十四年来读书写文章的心血却没有白费,可说是没有瞎操劳。 
        然而,我的脑海里却装满了一股脑:
        “别瞎操闲心了,看你白天累成这个样子,还有心血去写那个东西,还是早点休息吧,明天更好地劳作精力充沛一些------”
        “书呆子,装什么蒜?一副斯文相书生样,不是那份料,实际一点吧,还是回到真实的现实中来------”
        我不屈,总是一个劲地走自己该走的路,自己选择的不变的道路走下去。十四年来我寒窗勤苦,不畏炎热煎熬,我终于打开了文学之大门。尽管还是刚刚开启的一道缝隙儿。
        就在井底下上班,我的血液总是沸腾着,脑海里总是充满着爱的呼唤,甚至是在呐喊;更有甚者是让我重新回到了少年时代的梦想中。
       就在不到十二平方米的茅草房里,打开门的遮掩处就是煮饭的压力锅,我就在八百瓦的电炉盘上蒸蒸日上,泛起的米饭的清香,压力顶上的热气吱吱告诉我,学习如同精神食粮虽然不能饱肚,却能补充大脑营养,更能使我们的大脑开动机器------累了饿了,在休息中学习学习,看一看《诗刊》,翻一翻《诗神》或者读一读天上那颗璀璨的《星星》,星星在高天上闪烁,瞧瞧其温柔善良的眼睛------今夜,我变换了一种方式,调和了一下《诗》心,就拿一本《朱自清散文选》或者《鲁迅杂文选》,再者端起《臧克家散文小说集》来欣赏一回,真是各有各的风味、特色;其次再兼看一些其它的著名的文学读物。
        紧挨高压锅边的就是一口二尺四寸长的木箱子,里面装着一家三口的春夏衣物和半袋子大米,老鼠的时常侵害,不得不让大米躲在木箱子里面,安全些,如同保障自己的粮草一样。真是该死的老鼠们,几乎是成群结队的家伙,就在我的芦席墙上爬来爬去,探头贼脑的自由自在,甚至在那里潇洒地走一回,甚至是千万回;在那里寻找着粮食或者香饭,追踪自己的菜谱。挂在墙上的辣椒茄子,任它选择,就是它那一双贼溜溜的寸目鼠光,又是多么的机灵,露露转的双目,发现一点动静,立即便逃之夭夭。多么聪明的老鼠们,真是灵活机敏,真是玲珑小巧,光滑滑的油身子,发现自己的同胞兄弟姐妹们,吃了撒地的药米,牺牲了两三个,就再也不吃撒地的米粮了,宁肯饿死也不吃它了,只是寻找挂在墙上的青菜食粮,多么聪明的小生物!就像水龙宫太子丹一样,神出鬼没,处处与人为敌作为死对头。找不到食物,就针对你的衣物、布匹狠狠的咬,甚至是咬牙切齿,痛恨你的眠床,撕烂你的蚊帐,让那蚊虫闯进来吸干你的血汁。你们这些不怀好意的家伙呀,真是千该万死,可------偏偏要在这夏天最炎热的时候,白天的劳碌中,人们是想在这露天的或者坑坪山坡睡上一个好觉,或者在灯光下好好读一页论文,甚至是短短的一首抒情诗呀。你们却唱着嗡嗡嗡听不懂的英文歌来残害我们劳动人民们,占据辛勤劳动者的鲜血,不是偷血,而是吸血鬼。痛恨你们这些长不成‘人’的家伙,坏蛋,甚至是更可恶的骂名,总之该杀的鬼精灵,我多么想赐给你一瓶“杀威灵”的果子露或者美酒给你们,和所有的一切伤害人们的害人精。
        罩在蚊帐的床铺里,已经占去茅房的一大半面积,想架一张写字台桌子肯定是不可能的事,况且也没有它。只好委屈妻子了,何芳和我们的孩子都睡在床上的那一头,鼾声悠悠,白天里她坐在床沿边上针织手头里的毛线衣,她正在为肚子里的下一胎准备秋凉的衣裳中,一天三餐的火烤,躬身洗碗,还得照料孩子和我的脏衣服,傍晚又和杜露抹澡着,多亏孩子她妈妈的肚子里,还藏着一个还未完全成熟的小宝宝啊。雨天,吃饭一家三口人,围坐着在不到一个平方米的空地上,以木箱当桌子吃着素餐,艰贫的生活,我妻子没有半句丝毫的怨言,包括自己的小女儿杜露。
        每天,夜晚在电灯下,赶跑床铺里的蚊虫后,我坐在床头上,以席墻的横树木当椅背子,端坐在那里看书写字,又以自己的双膝和被褥子当桌,一本蓝面料的备课夹子做桌面,便写起文章来,十四年来的春秋如一日,真是持之以恒中,这样的艰苦学习,就在劳顿后的每一个夜晚上,以至于一个个安静的深夜不停蹄。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