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明月共知晓》散文集  

2015-07-25 08:45:26|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泪如雨

        夜晚,细雨一直在斜织着,斜织着,牵动了我的情思或者情丝,搅动了我烦闷的心,同时拽动了我心脏沸腾的血。
        何芳你一定还在流着泪吧?你只管痛痛快快的哭吧!中秋节回来的前一夜的晚上,你抱着我的双膀把头深埋在我的胸脯中痛哭流涕的样子,就是那样的悲欢离合,你只是一个劲地在抽噎着,温柔的姿体和那秀美的长发,就在我的胸前颤动着,雨和泪一齐浸湿了我的心。泪,只是从我的心田流出,强忍着悲愤,悼念我那还未来得及出世的孩儿,就是我们俩共同的骨肉啊!
        何芳,你是那样的爱我,我同样的也是那样的疼爱你呀!我们俩的相亲相爱也是有如这雨丝的绵绵延延,就像这纺织着的情丝不断的雨。
        在家里,你不卑不亢,不屈不挠的甘愿为我们的小家肩负着一切的担子,照应着大小,哺育着孩儿露露,管理着田间的庄稼,和菜园地里的蔬菜,虽然没有牲猪养狗,但你一有空闲就是针织毛衣,线裤、纳鞋底等做布鞋一类,从不坐在抹牌赌博的桌前,甚至是环顾一下。确实农闲了,你带着露儿她回娘家去住过几天儿,帮助孩子的外婆做一做小农活,母女凑在一起谈谈别后孤家寡母之情,娘儿互通各自内心的痛楚世界。你走你自己的路,一心只做家务事,浆衣洗裳的家庭生活琐事,忙来忙去的你总是一声不响,也不声不吭的,甘愿为我牺牲的精神,我真是感恩不尽啊,你的爱心总是使我的青春一时焕发起来!使我更加有勇气的去奋进和向往,去开拓我们自己想梦的道路。
        你虽然没有打开过学堂的大门,可我开始时总是嫌弃你就是一个大文盲儿。如今,我要感激你,可你比那超文盲的女孩子还要精灵敏锐,你的聪明能干已经超过了你的一字不认,或者说一字不晓,你那有血有肉的灵魂,已经超越了过去我的不太熟悉的你,甚至是有助于我的事业心。
        每次回来,你总是关心我说: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在外面你得照顾好自己。秋天来了,多带一两件衣服,别伤寒了身体,我们这个家全靠你一人了。在外头,你特别要吃饱,人是铁来饭是钢,吃饱才好做木匠,不吃饱饭,做起活来饿得慌;白天做累了,夜晚要睡好,要适当的休息,不要拼命地去干,身体是本钱,先养其身,才能后养其家哩。日讨三餐,夜讨一宿,这些你比我更明白,你是个“读”了点书的人。家里的书本,我不会让孩子们乱撕扯的,你曾经说过只要写了字的纸张一律不能动,未写字的白纸张可以撕掉几张,必要用的时候。你不要唠叨了,我全部都记住了,好吗!我不会忘记的,我绝对不会忘记的。何芳呀,何芳——你放心吧,我在外面一切都会照顾好自己。
        深夜,雨丝已经停住了,这连绵的细雨将永远牵动着我的心,牵动着我们俩的爱,爱河永远在延伸,延伸的爱河里面有我们俩永恒的情。


沸腾的世界
      
        已是下午一点余了,早已阴沉着的天空,北风在古塘的上空飘荡飘荡,浅浅的塘水泛起了浑浊的涟漪。久等两个上午了的人们还在等待着古塘浅浅的水洼中的鱼儿,正在准备着进行每年的一次“大拔赛”。
        因为,一零六国道已经填塞了一小半个大古塘,要给国道砌路面坡,因此放干了古塘水,甚至是抽干了水洼的一些水儿,捞起水里的一切鱼虾儿。今日,正值农村里的九九重阳节,过了重阳节,一场雨来一场雪啊。
       古塘底的水洼,差不多已抽干了,或者说放干了水。然而,古塘塍上的热闹非凡,男男女女们都一律的喜上眉梢,各自拿着兜网儿、鱼筝、以及挟网等;有的拿着尼龙袋子、胶桶儿、扁箩等等一类捞鱼用具。穿着单衣,卷着裤筒子正在岸边微颤着看村组的一伙捞鱼人的组织,当然是一组年轻人在捕鱼了,排成一行或者说一个队列的拉一次过塘网网鱼。六乘迁网11人一排,排成横队,两人牵扯着一张渔网,或者说牵扯着两张渔网的头绪,正在那古塘水中排成一字向前拉扯着过塘水捕鱼围剿鱼群。每当11人拉过塘网时,几个回合来去的,弄得浅水浑浑浊浊的,这是候,那些白鲢鱼就在急促的跳跃着,甚至是仓促的在逃命中,总之逃开了第一网,或者说逃开了第一难,就逃不过那第二劫或者说第二回,第三回,依次类推。于是,在劫难逃的鱼群,最终,无处可逃;归根结底鱼群逃不过乡亲们的那些“大拔赛”的特大扫荡的大场面。
        我站在迎水坡的塘坑的边沿上,看到这伙年轻人的胸口都惊泡在了水里面了,捞鱼的小伙子们或者年轻人们,个个都是筛筛颤的,我自己就在岸边上也不知不觉的微颤起来,穿着夹衣的我似乎凉透了,全身都没有一点儿暖气。可是捞上来的大鱼小鱼,有人捡的捡,挑的挑,维护次序的维护次序,称称的称称,记账的记账,总之泥鱼都堆放在称鱼的三脚架旁边。大古塘里的鱼就在个把小时余几乎全部的打捞了起来。就在那种氛围中,大家都不知道冷了,甚至是在那热火朝天的热闹气氛中。
        这样一来,大古塘里大拔赛的场面,就在队长的一声令下,突然爆发起来了。早已围绕在古塘塍上或者围在塘水上的人们,不论老少,不论男女,统统的一齐扑向了古塘水,一齐蜂拥而下,能下水的几乎全部都下水了,一场打水之战,或者说一场捞鱼的大战正在进行中。眨眼间,或者一会儿的功夫,水面上混沌起来,浑浊的水面搞得鱼儿到处乱蹦乱跳,真是人鱼大战呀,鱼死网破,闹腾不止,沸沸腾腾,鱼人或者人鱼一团大闹天宫呀。蹦蹦跳跳的大鱼小鱼,到处乱闯的人们,乱成了一片,叫声喊声连绵不断,乱七八糟的叫骂声连绵不绝啊。顷刻间,一些鲤鱼、鲢鱼、以及一些不知名的鱼儿都浮头了,昏昏然的半死不活中,任由人们打捞着,吵吵嚷嚷的乱喊乱叫的,大闹成了一团,真是杂乱无章呀。这时的一切的一切嘈杂声都在古塘的上空回荡着,活跃着,沸腾着------几只鲢鱼在跳跃着,鲤鱼、鲫鱼、蚂虾鱼也跟着乱闯,最终露出头盖来,任人捞捕、捉起。当时的这个场面,真是令人难以忘怀,塘水的鱼儿沸腾了,人们沸腾了,围观的父老乡亲和儿童们沸腾起来了——我们的脚踩在污泥里的人们,胸口浸在水面上忘记了寒凉的知觉,只知捞鱼的兴奋和兴趣,忘记在那冰冷的池塘里了。只知一家两口子的才互相照应着,互相帮助着,相互合作着捉鱼儿,演闹着一场场爱情的角色戏儿。别掉在污泥水洼里去了,在那里嬉戏着合力着,忘记了身上的一切寒冷。
        塘面那里充满了活力的男女老少,强劲地挣捕的捞鱼者,他们尽情地、愉快地、忘我的战斗着,竞争着捕那一条条跃动较大的鲤鱼或者鲢鱼,鱼儿总是败阵的拼命地抗拒着潜入更深的水里面去或者逃亡中,或者说妄想钻入污泥里面去,这就是人鱼儿一场生与死的斗争。穷追不舍的捕鱼场面,好不开心呀,好不舒畅的一场大乱的场景,令人陶醉。我只知道,它们正在为我们人世的生活高唱着赞歌呢。
        冷风熄了。鱼儿全部收拢了起来,正在准备和人们一起快乐过节呢。人们捕鱼收把子的那一刻,果真凉了,冷裹夹着他们畏宿湿衣的全身;只是有了收获和收益,忘记了疲惫与饥饿,寒冷的感觉一下子都不见了。这迎接九九重阳节的到来,所有的人们都快乐了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