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明月共知晓》散文集  

2015-07-24 07:47:56|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适当处理农村的计划生育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不肯停歇。
        主掌刨料的我和另外一位师傅,正在刨料台的方料子,正在把两方推推拉拉的,又拉拉推推的刨着长料子,我们的身上和额头上正在冒着热汗呢,其衣服虽然单薄,却没有丝毫的凉意。刨着刨着,汗珠儿冒出个不停儿。十点余,在黄石沈家营某处替她四伯父做小生意的姨妹来了。她穿着一件灰色外套的毛线衣,下着一条蓝色健美裤,脚下也是一双白色凉鞋,手里提着一把红花色半自动伞儿,一头好看的学生头发,稍黑面部的皮肤下透着一双明亮而阴郁的眼睛。
        “姐夫,你的这里真难找呀?”姨妹说着,手指梳了一下流海须。
        “真的这么难找吗?我不是告诉过你了,我在黄石日报附近的公园里的中房住宅吗?”我说着,“找我有事?”“真的有事,不好了姐夫,我三姐捉去做了引产手术。”我只是大吃了一惊后,差不多我要晕过去了!我忍着心痛,哀我的骨肉之情,送走了我的姨妹后,坚强的我继续地忍着刨着我的长料子。
       老天,淅淅沥沥的雨似乎加大了些。可怜天下父母心!引去了我的孩子毕竟是我和妻子的共同结晶啊!计生办的人真是可恶至极,难道你们不是从你们的娘胎里产生出来的么!?总不会是从天上掉下再捡回来的吧!你们可知道,母亲们是男人们或者是不育的女性们永远也无法体会的恰是煎熬的苦痛、疼楚至极也是难以忍受的人生最难逃离的折磨,一旦孩子出世了,母亲们是多么的幸福和自我的骄傲,小宝宝吮吸着母亲们甘甜的乳汁,却忘记了自己身心的痛楚。母亲们就是多么的伟大呀。然而,我们这些做父亲的人,只知道结婚洞房花烛夜的甜蜜好欢乐,却一概不晓人间母亲们的悲楚。如今,做母亲的人又添增了一大苦楚和人间最大的不幸,特别是把农村的女儿户家的媳妇们强行捉去,吧一个好端端的女人捉去医院的手术室或者妇产科里进行强行施加人工流产术或者进行结扎手术,这是多么的一件残忍的和强暴的恶性手段,非人的手段恶性循环中,这简直就是一场战争,毫无抵抗的革命战争史,就是一场永远无休无止的国内战争,这场战争不但是消灭了无辜的有待成熟的婴儿群,同时就是侮辱了千万的农民妇女同志,她们是无罪的,有罪的是国家之大竟不能够容纳大部分的农民孩子的诞生,他们能够以苦为乐,养活他们自己的即将诞生的孩子们。
        因为他们艰苦一点也是心甘情愿的,他们农民们也要接种传代呀,农民的父亲老了,有了农民儿子来抚养老人的晚年生活;城里人不同,他们老了,由国家来抚养,可以坐进老年人活动中心里或者游乐场里,他们而且还有千把几百元钱的退休金或者什么劳保费的,然而,我们农村人的老人,只要还没有死或者无病,总得自己出外干农活庄稼活,自己照应自己,确实不能动了,孩子的媳妇才来管一管老人家的几顿便饭而已,这样的农村人不要男孩子行吗?
        由此看来,农村和城市的三大差别就越来越大,难道不要农民活下去了吗?我想做工的人,不管怎么说,你们吃的油水厚,生活好,恐怕还是要吃米饭吧?吃馍馍、肉包子、油条一类吧?!
        总而言之,一句话,农民既不可能没有,同时也不可能绝种,计划生育就是中国的一项国策,我看农村的女儿户还是得稍加考虑考虑一下吧!?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