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2015-07-21 07:40:10|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我没有欺骗自己

        我和吕梁两个年轻人,就在汽车站外搭乘市内交通车回到八卦嘴来(大箕铺建筑公司四分队),归途中我心安理得的心要买的凿子和两支锯皮以及几把锉子,吕梁他也买了三只锉子和凿子,恰好钱已用光了,就连搭车回家的钱也没有,或者说欠缺了。
        一个系领带的标志小伙子,叫我赶快买票子,我毫不犹豫地掏出衣袋里唯一的一个五角头来交给了他。售票员又在后面 卖票去了。我想,售票员应该还要找我一角钱的,他怎么也不闻不问了呢?知道我们是乡下人,才这样不问了不成?我知道我俩去时,在车站下车每人只要两角钱的,怎么一会儿工夫涨价了不成?
       (4)号市内交通车开动了。列车员是一位年轻美貌的披肩发女郎。我知道九十年代的女人,的确是半边天了,男女平等嘛。不到一刻钟,八卦嘴下站了,吕梁在车门口下车了,这时售票员正好抵在了车门口中,我就站在旁边,等待路旁的人一个劲地往车上拥挤着,上车的已经上去,下车的也已下去了,我便马上追问售票员说:“你应该要补我一角钱的。”他佯装未听见,打发我两句什么话也未听大清楚,车子就已经向前启动开去,我说等一等,我要下车去。我说着,车子根本没有停下的动向,客车继续往前开去。“你要到哪里下车?”售票员问我。“刚才那站下车,你不找我钱,反而不叫停车,还要把我带到另一个地方去,那是我不要去的地方。”我说着,车子到了牧羊湖一站了,我便下了车,售票员叫我在这块牌子下面等候着,我真的在那里守株待兔了。
        我想,他不找我钱,总得把我载到八卦嘴一站吧。结果,我真傻,我真的呆在那里不动了。(3)号客车停了下来,马路上丢下了几个人来。
        我坐在人行道旁的“环境大雪松盆”边等候着(4)号客车的来临。
        在我前边二十来米处,停下了一乘客车,上去了几个人,送进了S市内。又一辆客车也停在那里,上去了几个人,把他们也送到了S市内,这是(3)号客车,真怪!怎么(4)号客车还不转回来呢?(3)号客车后去的,不是转回市内了吗?再待一会儿,一辆客车停在下面的客车也上来了,向市内的右道驰驶去,一眼望去才知是(4)号客车又过去了,在我这里丝毫没有要停的趋势,客车向市内驰驶去了,把我搁到这里却没有动,售票员的确欺骗了我,而我却没有欺骗自己而已。
        一角钱儿虽小,但是欺骗了一个人的心,一个老实人即一个老实农民首次来市内做手艺的恳诚,一个三十有余岁月还从来未来过市内的忠实且忠厚的年轻人。老实人总归只有再老老实实的往回走,返回原来的工地上去,整整牺牲了一个中午休息的时间,因为我还要上那个比较自由,按劳分配的工地去“上班”呢。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