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2015-07-16 10:30:34|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老鼠怨

        佛名一瞧见那只小儿鸡箩,就好像看见了那只大老鼠了。
        躺在高低床上仰见那掉挂在楼板下的箩绳内里面的小鸡儿,正在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半夜时分醒来时,就在电灯的光照下,才发现一只大老鼠正从箩筐内爬出,再顺箩底下跳至大桌上,沿墙壁一溜烟似的跑了------小鸡儿们叽叽叽的恶叫了一阵子后,才慢慢地停了下来,等他起床小便时,妻子顺便叫他起来看看小鸡儿,他真的就把小鸡儿取下来看看,原来害死了两只小鸡儿,老鼠原来只是吸收了小鸡儿的血液。
        佛名、露露刚刚醒来,做妈的就马上拧亮了电灯,那时做爸的已经听到了公鸡在叫唤啼鸣了,才发现的这只大老鼠,老鼠终究溜之大吉,早已不见了。然而,他怪罪于妻,因为她把小鸡儿的箩筐挂得低低的,以至于老鼠一下子高跳就跳了上去。佛名近几天在别人家里做木匠,白天的日子又长。正所谓:正月长长,二月遥遥;三月、四月饿死老狗之说。晚餐又多半要喝一二两白酒的,所以回来就将手脚洗净了之后,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地进入了梦乡。尽管知道有一些老鼠的动向,或者响动,在头顶上的楼板面砰砰砰的跑爬响声,都已无济于事中,一直到了小便充足时才会惊醒过来。这样孩儿睡醒过来时,哭鼻子吵醒了她的妈妈,然而难以惊醒佛名他人。
        “叫你不要养,你便要养,无钱赊账养鸡,不到三天,就已经死了四只小鸡儿,捉来的第二天就死掉了两只,你看,你看——”醒后的佛名嚷着发了大火。
        “我赊账养鸡,难道是让老鼠来吃的吗?哪知这些老鼠们三更半夜来偷鸡吃,这些该死的老鼠!”妻子哭伤着脸回答着,双手抱着婴儿喂着自己胸前甘甜的乳汁。
        小鸡儿已经死了,吵嘴也没有用呀,佛名起来又把鸡箩稍许挂高到米把以上,然后上床就睡觉了。老鼠大概听到人们的声音,也早已没有声响,逃之夭夭了。电灯亮起许久的时间后,等孩儿妻子入睡,灭了电灯才肯去睡的佛名,又鼾声大作地睡去。
        第二天早上,妻子放下鸡箩来,让小鸡儿吃食时,又发现死了两只小鸡儿,还不知是什么时候死的,摸摸小鸡儿,才知小鸡儿的身上还有一丝儿的温热,妻子气愤地说:这些真该死的老鼠啊!佛名听到妻子的怒骂声后,自己的内心也在发出同样的怨言。为什么要把鸡箩掉在睡房的当中上空?因为佛名家中兄妹五人,再加上佛名的两个老人家,总共只有三间正房,一个套间;兄弟四人之间每个人还没有一间房屋,幸亏老三去到小箕铺街租房子长年地理发,所以每个人仅仅只有一间房屋住着而已,还不能据为己有呢。
        佛名住房后面是一副高低床,没有高低床的床头柜,就用写字台来代替,紧接着就是一个三门的三开柜和一个单体的电视柜,顺时针似的是脸盆架和一张大八仙桌子,依次序是房门了。再依次的是一张三屉桌,就什么也没有了,除了两口泡桐树箱子和一口人造皮革的皮革箱外,确实什么都没有了。家具间的空隙处搁了几把大椅子和一对春秋椅,其余的别无它有。漆黑的楼板下面,除了挂有一个鸡箩外,下面就是一个沉睡的小儿摇箩子,它默默的无声的好像在观看着那把倒挂在楼板下的若无其事的红阳伞呢。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