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2015-07-14 17:12:45|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不亚庙

        我们老表三个人来到老鹤庙村差不多有半个月了。第二次我们来到这里,再不是掘黄土洗铁了,而是给生产队长做内外合,因为他家马上就要拆旧盖新的红砖灌斗墻的半边连五了,改做新貌连四而三层的新楼房。
        我的马老表同麻子队长合同订为:带亮门2米5内外盒共8元,因为在这里做木工还是第一次也是第一家,他说要做出门面来,或者说面子来,只好答应了,稍微亏一些没办法,只好我们倒霉了。老实说,在我们乡下,一块洋门四元三角一个工,吃东家的,喝东家的,还有一包香烟。这里是黄石郊区的老下陆之间的菜业队,他们确实有钱,但是舍不得给你们吃喝一点罢了,吝啬得要命。
        老鹤庙村有两台洗铁机,当然是承包给外地人来洗的,听说每台机子每个月纯利润是7500元,只要机子未报停,生产了不管你是亏是赢利,总之每个月的纯利润你非交不可,否则不允许你再生产了;交了利润,下个月你才可以再生产,真是无可奈何啊!我们几个人在队长家做活,每天只给一包带优的“白金龙”过滤嘴香烟,而他自己却抽的两包“红金龙”过滤嘴或者是两包“大桥”过滤嘴香烟。又由于他隔一两天总要讲一点礼貌儿,要分一支烟给我们表兄弟三人尝尝鲜,看见麻子队长手里的烟盒或者烟卷儿。在我们相间却有句俗话儿是:十包九不全之说,可他队长十包十全了,只给一包烟,甚至是不给一瓶开水茶喝,我们只好饮一些村里安装的自来凉水了,幸亏不给人带来病害,否则真是不堪设想。人说,穷则大套,富则索气;越穷越困,越富越奔。队长虽忙,妻子又到什么预制厂上班,两个孩子上学去了,确实也是没有很多的功夫,但是办一个进、出厂的功夫还是有的吧。总之,马老表同队长说过多遍,队长总是之乎者也的应付一下了事,后来还是一说了之,马老表也就不用再说了,队长也不闻不问了之,罢了。
        可怜天下出外的卖力者。一天,我和老表石义才来到麻子队长大哥的家里二楼堂屋房间面楼板,说什么也要包工做,没有人在家里,都要去上班的。于是遵照他的要求,星期天来到他的家里面楼板。这一天,我和老表两个人尽了最大的努力,把他的二楼楼板几乎全都铺排好了,一直铺到傍黑点着了灯盏,也就是点燃了蜡烛再干了一阵子才完工。最后,还剩下透亮窗的左右两侧未完成。在这个时候,让我谈一谈东家的餐桌面也好,早饭原来着实是有几个菜儿:白菜茎、白菜叶、腌豇豆、豆丝酱,还有一碗炒白萝卜、一碗腌酸菜,总之就是不少了,吃饭的时候,东家老头说什么大姑娘去买菜还没有回来吃饭,我们一同先吃了起来,根本没有提到过喝酒的话题。老头子边吃还边吹牛自己的本领来,不能他不会说他家的明三暗六新房的墙面粉籽在全村是数第一的。后来一问,果真不假。老头子的老婆也说起她自己种菜以及做临时工于啤酒厂,每年也有2000元以上的收入,听起来,让人真是气愤又讨厌!为什么我们给他家做木工的当儿总是舍不得割一两老菜来吃?!尽是些萝卜、白菜而已?!可是,买一条便宜的鲢鱼来荤荤,总也可以嘛;家里的那一群鸡,母鸡,难道一只生蛋的鸡也没有?!市场上恐怕今天也未必买得到鸡蛋,因为桌面上的菜上不见一枚鸡蛋汤!我们这些可怜的木匠同志,谁叫你偏偏是生在农村并且长在那个破农村的呢!活该!就是做奴隶的料!因为你们就是他们最看不起的一类人!吃饭之时,大姑娘回来了,轻便的26飞鸽自行车停在她家的门口边,提回的一小篮新鲜菜,我俩总也希望里面有点什么东西呢。饭毕,我分给老头子一支“毛竹”过滤嘴,是他自己给的一包烟。
        我们俩充满着希望,没有休息片刻,抽着香烟上楼去干活了。过中的时候,老头子拿了几个包子和几个花卷子(大概共八个吧),我们俩毫不客气的吃了个精光,唯独只给了一个花卷子他的外甥女。中饭之时的饭菜,恰如愿违,只添增了一个丝瓜络汤和汤匙,其余的什么也没增加,不!还有一个炒黑干子和一个烤豆腐角儿,我俩的眼睛互相瞧了瞧,只好勉强着吃下了这顿饭,谁知道东家如此的这般的太客气,太礼貌,来一个对不起我俩全部吃光了丝瓜汤,总算饱餐了一顿。因此,我不打算再做下去了,只好忍气吞声的干了一天,结果面成了这个样子,我们还干了一个多小时的夜班呢。晚饭桌上还是那几样菜碗,虽然喝了几口牛角山的纯谷酒,又没有花生米和油炸豆子,只好吃饱了饭后归回来,我没有多呆一会儿。
        第二天,我再没要去了。也没有走到过那一边儿。还是老表石义才一个人带着小马一起去完成了事。
        且说,我们在麻子队长家做活,也是没有办法了的事,内外盒一套8元的功夫钱,只好硬着头皮做下去了。他妈的,进、出厂一事再没有提起过,半个多月过去了,一天老鹤庙的家门李家坊送“匾”来本村的大礼堂,公办了四桌客的酒席,结果李家坊只来三桌的人,最终多余了一桌子的菜,便宜的卖了,麻子队长也买过来两盘子菜七元多钱,后来我的马老表一气之下,借钱买了一瓶小黄鹤楼来,硬要麻子队长送给我们几个木匠喝,麻子队长这才答应了下来。
        又过了两三天,村子里的电压越来越低,洗矿机带不动了,麻子队长只好答应买一台变压器,结果洗矿机报停了,队长派去买变压器的人,至今还没有音信,洗矿机只好勒令放工了,一些工人都放了回去,炊事员老尹师傅也回家去了,可难住了我们几个做木匠的人,饭无处蒸了。马老表于是又向麻子队长讨来一斤菜油,准备自己开火炒菜,米饭已经交给本村做牛栏的建筑队搭蒸了,菜油早被老尹回家时慌着打泼了,撒了一地,我们最终只好事在建筑队里吃饭吃菜了。我们的生活总是动荡不安着,时时受着命运的摆布。饿,只是不要即行去。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