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2015-07-10 01:19:52|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不弃而飞

         我的表弟今年已是二十六周岁了,好不容易开了亲,找到了一个女朋友,今年年冬准备结婚的,本该速战速决了。青年人未结婚的农村这么大的人也寥寥无几了,屈手可指了吧。本年度开亲,年冬就结婚的就是一件大事,一年内就要花一些大钱的。要不是家庭贫寒的,也就不会落到今天还没有老婆的这个地步了。
        彼年开亲彼年接亲的,当然是一件难事了,只因农家人的大钱都比较欠缺,一年来只靠头把牲猪和一些外在的副业钱来讨老婆,实在是不容易的事呀,而一把要一万来块钱或者七、八千的,这还是稍许满意的结果,必须要借贷一大笔钱才是,光那“上门、报日”的两项就要两三千元钱的物质类东西,可是这些钱真是来之不易的啊。
        我表叔终于盼到了这一天,表弟明天十四日就要到岳母娘家那里去“上门报日”了。就在十三日这一天,三百多斤重的肥猪也宰杀了,派去了二十几个礼吊,然而每个礼吊上封上一小块红纸张,还有表弟和未婚表弟媳前不久在街上购买了的七、八百元钱的新衣服、新布料、新呢子大衣、皮鞋一类;还有新做的糯米糍粑一共有四大担子,每只箩筐的外面四侧上各贴有一方块红纸张,写的都是一个大喜字,其中一角向上,染红的箩绳子,担担一百余斤之多。就在十三夜中全都准备好了,也就放在一间房子里,静静的没有人,也没有人守候或者说睡在这间房子里面。
        第二天凌晨四点余,一家人都非常高兴也起得很早,挑四个担子的人都来到了他家里。刚好都来到了这间房子时,各人正准备去挑起担子,真的不巧,当他们轻轻的揭开所盖的箩口毛巾和一枝柏树桠时,里面的东西全不见了,于是什么东西也没有,只留下一大半担不想要的糍粑儿,全部的贵重东西一夜不翼而飞了。
       未来的女婿只好借来一辆自行车儿,一大早立马跑到岳母娘家去报信去了,只好把这“报日”之事取缔了。
       可想而知,我的老表是多么的可怜呀,你知道他是多么怨恨,这年月里的所谓不凭良心的盗贼啊!


我的外老表

        我的表弟的表弟就在某大学里又晋升了一级。时值炎热时分,回来休暑假后,又进修了另一所大学里去了。
        我的外老表是农村里的一个知识分子,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读书人。可是他家世代没有一个是读书之辈,祖祖辈辈都是种田的庄稼汉;只有他这个独生儿子考上了八十年代里的一所普通大学。一家人真是高兴得四处招亲纳友的,大摆筵席,是为自己的晚辈争得了荣誉,畅快地干了一杯又一杯。这是两年前的事了,如今他的父亲为了孩子学习的进了一步,特在亲戚朋友家借了六百余块钱的现金,给儿子去进另一所高等大学的校门。
        我的外老表却算一表人才,他穿着潇洒简单,上着一件短袖白衬衫,下着一条牛仔裤头,左手拿了一个小黑提包,内有报名费六百元钱整及升学证,除此之外,别无它有;右手时时去摸一模或者扶一扶那副有点风度的带银边的茶色眼镜儿。头发顺向一边的外老表足有一米七开外儿,好一个书生样白清清的脸孔儿,五官端正大方,微微的笑中透露出无限的自豪感。
        坐在轮船的外老表,就在第二天早晨八点钟靠了岸,这是一座繁华的大城市。外老表步行在某街的一条僻静的胡同里,不巧迎面走过来了两个彪形大汉,正在前面的是一个长头发儿红格子衬衣下是穿得发白了的牛仔裤,厚跟皮鞋嗒嗒嚓的响着,紧跟在后面的一个穿着大致相当的衣褂,威武可怕的样子。当长头发与我外老表擦身而过后,手提包早已落到他人手里了,顷刻间长头发和其帮凶快速的跑进了另一条胡同里。外老表紧跟后面一阵子,终于还是掉了腿。最后,只留下他一人在那里自言自语的咒骂着:“狗娘养的,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抢走我的手提包,六百多元钱呀。”可怜的他,痛苦了一阵后,哭着喊着,终于无济于事后,一头跌倒在街路旁,同时跌破了那副风度的眼镜。正在这时,有两个买菜的老太婆亲眼看见我外老表被劫的一事,也跟在后面追了过来,扶起了我的外老表。
        当我外老表站起来准备继续追赶劫匪时,却被老太婆拉住了手劝说:孩子,你不要去追了,看你是个乡下人的书生,再追上去你就更加吃亏了。这其中成了个什么世道了呀!接着老人家又叙说起了本胡同里前一段时间里也同样是发生过的一桩故事,两个老人家同声说,那一天也是与你差不多一样的情况,后来这个青年紧跟在后面不放,最终却被抢劫者猛拳脚踢毒打一顿,打得真是遍体鳞伤的呀,鼻孔流血,才四散逃去,结果还是被劫者吃了更大的亏灾。你也不用去追了,就如送佛罢了。老太婆们走后,丢下了他在此发愣半天的外老表。
        当天下午,外老表只好来到城市某公安局处报案,向当地公安机关的领导汇报了情况,自己的来历和经过,进学通知书和身份证以及学费六百余块钱,全被流氓洗劫一净之事,公安局的同志哪里相信他的话,又无身份证又无其它证件,结果把他当成一个谎报案情的人关进了拘留室里,在那里遭受着饥饿不说还要遭受着蚊虫叮咬了一整夜。
        第二天公安局的领导准备放他回去,我的外老表却说不回去了,根本无法回去了,身无分文,我是来上学的,上学费生活费全部被劫去,怎么回得去?又不能到校报到,还是请求你们帮个忙,以后上学来归还。于是领导同志才答应给了他回家的路费。这样的,我的外老表只好返回来了,再一次求助父亲借给他学费,速及返回去,进去另一所大学里。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