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228413129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邹圣营号志磊。笔名:金犁、金利、金牛。于2011和2012年中分别在中国人文艺术出版社出版《乡村路弯弯》、《东角山下一片天》两本诗散文集,《灯》、《步履姗姗》两本诗集和诗集《畅行天下乐》、《金穗飘飘》,其散文集《明月共知晓》去年11月只差 一步了,出版费未交已停,《乱谈落雨时》在上返校对中早已寄达,时今,一直都未联系上。

网易考拉推荐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2015-07-08 10:00:03|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月共知晓》           散文集

洗铁

        我班组的十个人,就在一场大雨后停在那铁矿老板的房间里了,就在这里闲着,似乎等待着雨后即晴还能够给大冶铜录山铁矿车上铁呢。只因为,这场大雨就是夏天大旱以来近两个月后的一场罕见的大雨,初秋以来的头次救命雨,不然,我们农家稻田里的晚谷真的就没有什么保障了。
        秋雨绵绵的下着,不甘停歇,洗绿了野草,洁净了小山丘,空气沉静得多了,灰尘失去了知觉也睡去了,空间清凉了许多,再没有先前的那么炎热了。我们的劳碌也随之休止了下来。回想起我们来到李家老鹤庙村的铁矿洗铁,一共有上十来天了,这里的辛勤与辛劳真是叫人难以忘怀啊。我班组就是三班倒中的其中之一,也就是下午五点钟(夏令时)的班次,西去的太阳还没有退火,炎热闷人的时刻,走到黄土坡去洗铁,人人都是满头大汗的,即汗流浃背中,背脊沟中简直就是一条小水沟儿,或者说小溪流儿,一直流至裤裆里去,裤头早已湿透了,就像刚刚洗过的模样,再流至脚板下------一个班组八个人最好。推车的两个人,上铁的两个人,三乘板车来回替换,接连不断的;又两个人上另一乘板车,还需两个大力士挖土方,最主要的就是这两个人,黄铁土(铁夹土)挖得越快,可以满足拉矿土去冲洗它,以及其它的夹杂类,分出铁量越多,当然出铁就越多,也就是卖苦力拉铁土的人,挣钱也就适当的多一些或者说多一点儿。
        每车洗净了黄土的铁大概有六百多斤重(包水分),十车铁内每车铁为1.40元钱,再升高5车铁为加0.10元钱,洗成功四十车铁才是每车为2.00元整,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事。尽管你上班时间保证在8小时之中,除去吃饭时间,也出不了30车铁以上,因为现在的路途不近了,也就是说越来越远了,足有一百五十米以上,就是拉空车上坡进土。干旱了一个多月了,这块黄土坡的盖面土足有两米是晒得铁硬的,所以真的很难挖掘呀,一锄下去也只不过是一个小窟窿儿,确切的说是一丁点。不过,洗出的铁矿虽纯,但黄土太多,至少也要拉上十八车的黄土以上,才可能洗出一车纯铁,有时要拉上三十车黄土左右,这样真够你累的,够你受的,平均每小时顶多也只有四车铁,真是无奈至极呀。那样的炎热天,矿老板也舍不得称半斤茶叶回来,烧点茶水给我们喝,就是我们生产的工人都热不过去了,这才督促烧火做饭的师傅小李子,烧了半桶白开水端上去,直到晚上八点钟吃晚饭才回来,开水已经早就一干二净了。可见老天是多么的炎热啊,酷暑几乎能使人心裂爆炸似的,不能不静安宁。
        头几天里累得你饭食吞不下喉咙去,肚子里总是冲满了温开水,整天吃着便宜的冬瓜菜,水煮的,真能烦死人,炊事员又做不出味道来,真是不能过喉下咽呀。因为不是没有菜油,就是把食盐勺得咸咸的不能进口,他妈的,这样的菜蔬我们怎么去工作呢?不能吃饱饭,又怎么有干劲为老板赚钱呢?自己当然也可挣钱十三、四块钱一天,怎么 能够干得下去呢?
        这个李严老板就连买菜的钱都只给五、六元钱,这也不能完全怪那炊事员他的。每餐不搁一两菜油,一共有三十个人之多,怎么能保证保健群众们的身体和生活呢?蔬菜冬瓜汤,一律没有味精、香菜、大葱什么的或者一点辣味也没有,以及最起码的一些配料的东西!不知是老板吝啬呢?还是不给稍微多一点的钱呢?还是炊事员做不出好吃的呢?总之,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发言之,还是不合众人之言语?我要咒骂这个社会的人心肚皮,不仅一律的向钱看,而且是因为金钱而努力奋斗着!

        雨丝就像铁丝一样延延绵绵,下了个没完没了。阴暗的天气里,我们躲在老鹤庙湾的队屋里,不能出门,又没有一个人有把雨伞的;这样的雨天,我们只好蹬在屋里面四角房门不能出了。我们这里的露天洗矿厂是不能干活了,只有吃饭儿,干吃饭,什么都不能干,然而便后睡大觉了。我们这里还有一伙阳新潘桥一组的几个年轻人,就在这里打什么“麻将牌”儿,而我们班组的几个小伙子也在打着扑克牌儿,叫什么“三打一”的东西,这都是中饭后的事情了。上午,我们睡了一个上午的觉,没有办法,只好这样消磨时光了,雨后的队屋里也有辛劳后雨中安睡的打鼾声------吃中饭时,还是我的老表叫我们起床后,昏昏然的吃了中饭,于是大家再也睡不着,再也睡不下去了,就这样才玩起牌技来。
        晚上的蚊虫,虽然像牛毛一样的多,固然我们还有蚊帐的保护呢,不然我们真是倒霉透顶了。我们两个人就睡一张米把宽的竹条铺就的铺板上,硬梆梆的碰着我们这些年轻人的骨头儿,一到起床骨骼全是那样的疼痛,不能自己了,那又有什么办法?现实摆在你的眼前,就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也许这是老天爷特意赐给我们这些劳苦大众的不公正吧!谁叫你偏偏是个无矿山的农民分子!?如今的菜农们也阔气起来了,他们有了铁矿或者是一大部分年轻人已经当上了工人,谁叫这里的啤酒瓶厂就是他们的地盘或者土地呢?真是幸运!他们有了活泼的经济基础,也就有了保障的很好的生活条件,幸福地生活下去,家家几乎盖了新房,有了电视、三洋、电扇------他们的确的富裕起来。然而,我们呢?我们还得远居他乡卖苦力哩,我们真的不如人!同是农民的我们,已经是两重天了,真的,这个湾子里的人又特别的不好客,甚至嫉妒我们这些人像是一帮乞丐儿,穿的全是黄泥的染布衣服,也难怪他们会讨厌我们这些庄稼人的。
        勿怪我们被他们所厌恶所厌烦的。今天是星期天,我们只好躲在队屋里,又不便到别人家的房子里面去看一回儿电视剧本。因此,我们几个年轻人也就开了一伙“三打一”的牌局,见五分牌加一角的牌示,以七零为起点,一个多小时下来,终于是我赢了两包精装的白金龙香烟。当然,是在我们四个人当中的其他三个人中输的,扑克牌是从本湾的一个小孩子那里借过来的。我得庆幸一下,我终于取得了胜利,是在我们这个“三打一”的团伙里取得的。一场雨天里的竞争,给我们带来了希望和满足,以及小小的幸福和欢乐感。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